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一一章 他在多远的未来
    进得屋内,杨桃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屋内收拾的很干净,第一时间进入眼帘的,就是挂的哪哪都是书画作品以及摄影作品,因为挂的太多,太密,反给人一种拥挤的感觉。但她接着看到的,就是隔断的摆满了书、工艺品,偶尔有个绿植的几个大书架。她只站在门口,就可以透过缝隙看到整个房间除了卧室以外的情况,一览无遗。

    客厅是寻常布置,沙发、茶几、电视都有,相邻的是书房,可以看到笔架上悬着的粗细不同的毛笔,桌面上还有摊开的被镇纸压着的宣纸,再看过来是一排置物架,上面错落有致的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相机、镜头,地上堆着三脚架等乱七八糟的,另有一张长桌上放着两块屏幕,以及挨一炮的笔记本电脑。

    这种一览无遗,很好的在视觉上,消了方才的拥挤。

    装修虽然比较任性,但除了让杨桃感觉新奇一些外,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

    大致看了一眼,当即拿起桌上的富贵竹,满屋晃悠了一圈之后,放在了电视柜旁边,同其他的花花草草一起。

    “我把富贵竹放到电视柜旁边了。”

    听到杨桃大声的说话,王言回头一笑:“好。”随即转回去继续跟那抡大勺。

    放好了富贵竹,杨桃开始扒着墙满屋的看着那些书画作品以及照片,书画她不会欣赏,但她觉着好看,照片她也不会细看,但她同样觉得好看。

    “这些字画,照片都是你自己写的,拍的?”

    “是啊,还行吧?”

    “岂止是还行啊,我虽然不懂,但也知道你的水平不低。”杨桃对着看过来的邻居比了个大拇指:“厉害。”

    王某人从来谦虚低调:“还行吧,也就是个业余水平,没有那些专业的厉害。”

    他的书法是lv5,国画是lv3,摄影是lv2,也就书法能拿的出手,国画一般,摄影能看,但眼前人还不懂。大众审美就是好看、不好看,顺眼就是好,不顺眼就是不好,能看明白就是好,反之就是不好。他原来就那样,因为不具备鉴赏能力,只能单纯的看感觉。

    当然杨桃懂不懂无所谓,没什么紧要,他又不是靠这些东西装逼,纯爱好。她要是懂,那么他就是大师,要是不懂,那他就加个多才的标签,挺好。

    “谦虚了,看你那一屋子的摄影装备,我感觉你就是专业的。”

    “就是业余爱好者而已,你要是觉着不错,有喜欢的就拿走。”说话间,王言关了火,将菜放到盘子里,而后一手一个端了两盘菜放到饭桌上:“饭做好了,来吃饭吧。”

    看着厨房中放着的一些菜,杨桃赶紧的上前帮忙,心下暗数一遍:“就咱们两个人,你这做的也太多了。”

    “不多不多,这我还怕不够呢,搬家第一顿么,一定要丰盛一些。你别客气,敞开了吃,不吃撑是我没招待好。”王言擦了擦手,给坐在对面的杨涛分了碗筷:“要不要喝点酒?”

    不等她回答,王言直接转身到了冰箱里拿出两瓶冰镇啤酒,放在了饭桌上:“今天我搬家,是一喜,遇到你这么漂亮的邻居,是二喜,你这么漂亮的邻居还帮忙温锅,是三喜,得喝。”

    王言走到门口,在杨桃奇怪的眼神中,打开被她随手关上的房门后做回到桌旁:“你放心,杨小姐,我即使不是正人君子,也绝对不是小人,这楼上楼下都有人,咱们小酌微醺,适度即可。”

    看着对面认真的新邻居,杨桃哭笑不得:“嗨,我说你至于嘛。现在法治社会,我还怕你干什么,真是的。”

    “法治是之后的事,现在这里可没有。你我初次相识,你又这么漂亮,万一我兽性大发你不是哭都找不到地方?还是注意一下的好。”王言随手拿过一瓶酒,伸手在上面一拧,笑呵呵的晃了晃手中的瓶盖,展示了完好无损的手,挑了挑一侧的眉,稍显得意:“绝活。”

    杨桃惊讶的瞪大了眼,很给面子的竖起两个大拇指:“厉害。”

    倒好冰啤酒,分给杨桃一杯,王言笑呵呵的举杯:“来,一起喝一杯,敬三喜。”

    杨桃莞尔一笑,跟着他碰了一下:“敬三喜!”心下多少还是有些羞赧的,毕竟二喜都是她,这新邻居说话真好听……

    饮尽了杯中酒,感受过清凉,王言伸手示意:“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杨桃夹了一个白灼青菜,吧唧吧唧嘴,点了点头:“味道不错,真的不比外面的大师傅差。而且你这花样还不少呢,川菜、粤菜、苏杭的本帮菜都有,厉害啊。”

    她是酒店的大堂经理,还是个四星的,对于餐饮食宿自是了解的。由此也看出,王言确实真心招待,毕竟这一桌子六菜一汤,自己一个人做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尤其有的菜还很繁琐。

    “好吃就行,主要也是不知道你什么口味,就各地的都做了一些。现在你给了这么高的评价,那我就放心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杨桃展颜一笑:“好。”

    吃了几口菜,王言道:“杨小姐,我冒昧问一下,你现在的感情状况如何?”

    “单身。”杨桃也没避讳:“你不用杨小姐杨小姐的叫,我听着太别扭了,要不你就叫我桃子吧,我的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那你直接叫我王言就好。”王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桃子你这么漂亮,追你的人能从这排到紫禁城,怎么还单着呢?”

    杨桃翻了个白眼:“我都三十二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要真是那样还好了呢,也不至于现在成了大龄剩女啊。”

    她长的漂亮,比很多人漂亮,追她的人肯定是有的,不过是各种原因看不上罢了。王言看过全剧,当然知道她怎么想的,想了想说道:“三十岁是一个很好的年纪,既有二十岁女人的脸蛋、身材,还有不差于四十岁女人的智慧以及阅历,正是风华年纪。就像京城的九月,白天像八月,晚上像十月,很美。而且你不知道,听说你还是单身,我这心里是吃了颗定心丸啊。”

    他这话‘而且’之前都是杨桃说的,再没有什么话,比这个更适合说起她的年龄了。用她自己的话,安慰她自己,多好。

    杨桃愣了一下,她确实是这么想的,而且就在三天前,她才跟亲妈安排的相亲对象说过这话。没想到这新邻居这么合,跟她想到一起去了。

    至于最后的话……杨桃眨着大眼睛看着新邻居:“前边的我很认可,但是你不觉得后边这话说的太草率了?我们才刚认识一天。”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王言笑道:“我是个实在人,也不骗你,实话说就是被你的美貌俘虏了。要是换个说法,那就叫一见钟情,不是说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么,现在我就是起意了。”

    “花言巧语。”这诙谐幽默的话听着还挺有意思,杨桃没有在意,都是成年人么,当即给了个白眼,笑问:“你多大啊?”

    王言举杯示意:“二十九,不是有那么句话么,说女大三抱金砖,正合适。”说过话,二人碰了一杯,又是一饮而尽。

    又是一杯啤酒下肚,二氧化碳上涌,杨桃很不好意思的发现,她想打嗝,当即捂着嘴,默默的跟那调节。

    王言当然是看出了她的情况,当即呵呵一笑:“桃子,美女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包袱不必那么重,我不会笑话你的。来,跟我学。”说着话,灌了一杯酒,接着转头避开桌子,侧着头就嗝了一下。

    “哎呀,嗝……”杨桃刚开口,到底是没顶住,忙用手捂住嘴,确定没有了之后,这才翻了个大白眼:“你怎么那么烦人呢。”

    “我烦人,我烦人。”王言给她夹了一筷子肉,翻篇:“多吃点,看你瘦的,工作挺累的吧?”

    看的出来,杨桃并不反感。看电视剧里有个画家给杨桃拿捏的五迷三道的,不吹牛比,那画家给他王某人提携都不配。

    虽然出了小糗,但是王言挑出来的,避免了她单方面的尴尬,挺好,她默默的在心里给新邻居记了一分:“还好吧,我是酒店的大堂经理,工作倒是没有多累,就是站着的时间多一些,不过干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你说摄影是业余爱好,那你主业是做什么的?”

    “无业游民一个,哪来的主业啊。”不待杨桃发问,王言接着解释:“我家里原本是经商的,十年前父母出了事故,一起走了,给我留了笔钱还有几套房子。我这人也没什么大能耐,加上那会年纪也小,那些钱也不知道怎么花。正好,这个时候我父母留下来的房子有一套要拆迁,还给了不少补偿。”

    “我当时就想啊,咱这是首都啊,肯定得有不少人离开家乡到这边来谋出路,那些人肯定就得租房子。所以……”

    杨桃接话道:“所以你把钱都买了房子?”

    “聪明。”王言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那会儿房子便宜啊,我就买了不少。现在的房价你也知道,所以严格说起来,我的主业是收租的。”

    财力是择偶的一项指标么,尤其三十多的女人,尽管向往爱情,但也不能是啥也没有的爱情不是,总要生活么。当然杨桃不一定,为了爱情嫁给一个啥也没有的男人,她多半是能干出来的。但最终的结果肯定不好,除非薛素梅死了,要不然杨桃想都别想。

    杨桃忍不住的附身上前,小声问道:“那你方不方便透露一下你有多少套房子?让我好好的羡慕羡慕?”

    “也没多少,就三十多套吧。”语气轻松写意,逼气十足。

    “这还没多少?”杨桃瞪大着眼睛,转而奇怪的看着新邻居:“那不对啊,你这么有钱,怎么跑到五环了?”

    “那边住的时间太长,呆够了,正好手里又有了钱,所以……”王言没再说,给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杨桃啧啧道:“有钱真是任性啊……”她倒是不酸,毕竟人家再有钱跟她也没关系,只是感叹一番罢了。想她为了还那二十多万的债,要死要活的干了三年,好不容易才还完。人家名下三十多套房,还眼都不眨的在她租住的小区旁边又买了一套,有钱真好。

    不过好是好,却也有些可怜。毕竟他今年二十九,十年前的时候才十九,双亲离世。虽说留了那么多钱,但孤身一人的滋味可不好受。

    至于说身份差距,她还真没觉着又什么。面前大裤衩子半截袖,趿拉着拖鞋的新邻居,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有身份的样子……

    “喂?”王言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被我亿万富豪的身份镇住了?自惭形秽了?”

    “才不是,我又不跟你借钱。”

    “哦?那就是对我有那么一点点动心!”王言挤眉弄眼:“我这包租婆的位置可是给你留着呢。”

    白了他一眼,杨桃道:“这些年就你自己?”

    “你是指什么?”王言喝了一口酒:“要说是父母亲人的话,那肯定就是我自己。要说女朋友的话……也是我自己。”

    “不能吧,你这么有钱,怎么可能就自己呢,不得是花天酒地吗?”

    “哪有那么夸张,我就是一普通人。大学的时候倒是交往过一个,不过那会我比较木讷,还特别抠门儿,人家自然看不上我了,被甩了之后就再没有过女朋友,一直到现在。”王言恬不知耻,脸不红,心不跳。

    “少来。”杨桃发现自己今晚白眼特别多:“你可一点木讷的样子都没有。”

    “人总会成长的嘛,哪有一成不变的。”王言给她倒上酒:“大学毕业之后,我喜欢上了摄影,也不想在京城呆着,索性就背着包出去走南闯北,到处瞎拍,一直晃悠了三年多。这行走江湖自然是锻炼人的,这不就成长了么。要是没这三年,我见到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只敢偷偷的瞟一眼,别说跟你搭话了。”

    到这他的情况已经很明了了,平亿近人、单身、没有亲人、幽默风趣、多才多艺,二十九岁年龄正好,又有谁能抵抗这样一个男人呢。

    看着面前的新邻居,杨桃笑着跟他喝了一杯:“我觉得你还是木讷一点的好,你这就属于学坏了,臭贫。”

    她的本意不是问王言有没有女朋友,而是想问问亲朋好友,但王言简单一句揭过,她也就没再问。虽然她亲爹没的还要更早,但现在想想,还是很酸楚,但她还剩个亲妈在呢,好上不少。新邻居可是双亲离世,想来这些年也该是不易的。就说大过年的,自己一个人对着一桌子菜,搁谁他都不带好受的。现在王言避开,她明智的不问。

    “还得是贫点好,要不然我可没胆子邀请你这大美女一起吃饭。”

    “快打住吧,一会儿都让你说的找不着北了。”

    王言哈哈一笑,转而没话找话,说起了这些年在外面的见闻,又跟杨桃交流了兴趣爱好什么的。杨桃聊的也很开心,她发现这新邻居确实厉害,嗯,不愧是行走江湖的,什么都懂,什么都能说上一些,就感觉有说不完的话。

    说笑着,不知不觉间,已是酒足饭饱。

    喝过酒的杨桃无愧其名,真的如同桃子般脸挂酡红,她仰靠在椅子上,连连摆手:“不行了,不行了,我真吃不动了。”

    王言将要夹给她的菜放在嘴里,嘟囔的说:“可别说我招待不周啊。”

    “你招待的太周了,今天这顿饭我少说胖二斤。”

    “看你怪瘦的,再胖点,健健康康的多好啊。”

    “不要再说了,我可是好不容易瘦下来的。”杨桃没好气的看着他:“你一直都这么能吃吗?”

    六菜一汤,分量还挺大,两个人真的吃不完。她喝的不多,只有三瓶,但那也占了不少胃里的空间,根本没吃太多东西,而现在桌子上的菜没了大半。

    王言一口喝光瓶子里的啤酒,顺其自然的打了个嗝,对着一脸嫌弃的杨桃眨眼:“能吃是福!”

    杨桃撇嘴,能吃是猪……

    王言当然听到了她自以为小声说,他是只当没听见,开始收拾桌子。这顿饭吃的挺成功,他不遮拦的表示了想法,展露了自身条件,同时跟杨桃相处甚欢,一下子拉近了关系。他就不信渴望爱情,渴望婚姻的杨桃不迷糊。

    眼见王言开始忙活,杨桃费劲的起身:“我帮你一起收拾。”

    “来者是客,哪有让客人忙活的。”王言摇了摇头,带她到了工作室,也就是隔出来的堆着一堆摄影装备的那间,将落在一起的两个大箱子拿下来,掀开盖子,而后打开电脑操作一番,道:“这里的,还有墙上的,喜欢的就拿走。想要原版的话,都在电脑上,喜欢的你自己发到邮箱里吧。你也不用不好意思,用你的话讲,我不比专业的差嘛,这些东西除了我辛辛苦苦的拍照、修图,基本没成本。”

    活爹做事向来没有缺陷,除了书画是他这些年来随手之作外,其他的那些摄影作品都是按照他的水平,弄来的全国各地的照片。

    “放心吧,我不会客气的,亿万富豪。”杨桃调笑一句,随即蹲在那里开始翻看起王言的作品。

    王言配合的哈哈笑,晃晃悠悠的去到厨房收拾东西,洗洗涮涮。

    室内安静下来,只有厨房的水声,碗筷碰撞声,以及有节奏的口哨声。杨桃微笑的看着那一张张的照片……

    半晌,忙活一气,终于收拾完成,王言做到阳台的茶台前摆弄茶具:“桃子,要不要喝杯茶消消食。”

    走了半天神的杨桃回过神来,拿着无意识选出来的照片,一屁股坐到王言对面:“算了吧,我这肚子满着呢,装不下了。我觉得这张照的特别不错,都快赶上那张小女孩的照片了。”

    看了眼,那是一个破衣烂衫的男孩儿在车站看书的照片。只一眼,系统的信息就传递了过来,是他和那小男孩的过往。

    王言一边摆弄茶具,一边皱眉想着她说的那个小女孩是谁,沉吟片刻道:“你是说谢海龙的那张‘大眼睛’吧?希望工程的那一张?”

    杨桃认真的想着,说:“应该是,那小女孩眼睛挺大的,握着比看着镜头,我不懂,但我还是能看出那眼里的渴望。”

    “我这水平怎么能跟人家比呢,不过这孩子也算励志了。”王言解释说:“这是我在黔省的一个县城拍的,这孩子从小爹死了,娘跑了,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好在是他爷爷奶奶身子骨还算硬朗,没什么大毛病,省吃俭用供他上的学。拍的时候这孩子上高三,我这拍完不久他爷爷就在山里摔死了。本来能上个一本,到底受了影响,只考了个二本。”

    杨桃忍不住问:“那就剩他奶奶,岁数也挺大了,应该不能供他上学了吧?然后呢?他怎么办?”

    “既然碰上,当然是发扬精神了。我每年资助他一笔钱,帮着交了学杂费,大学毕业就没管了,现在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说完,臭屁的看着杨桃,王言挑眉得瑟:“有没有被我的良好品德感动?”

    “感动坏了。”杨桃嘴上这么说,面上却是翻了个白眼,就受不了他这得瑟劲。

    有钱,不一定要捐钱,捐钱,不一定要多捐钱,这个道理她当然是明白的。所以她不会去说你那么有钱,捐一些也是应该的。不会去说,你那么有钱,怎么不多捐点。

    当然在王言来说,那都是系统给安排的,不是他自己捐的,但也仅是此界。慈善这个都没必要说,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他是真正的功德无量。不过是正巧赶上了而已,随意跟杨桃说一说,也显一显自己的爱心,加加分什么的。

    “没关系,我知道你嘴硬,不好意思。”王言笑呵呵的将盖碗中的茶水滤到公道杯中,给杨桃倒了一杯:“这点茶水没事的,喝点吧。”

    那都倒上了,杨桃还能说什么,拿起杯喝了一口:“还不错,这是什么茶?”

    “碧螺春。”

    杨桃不会品茶,就是觉着王言这么有钱,喝的应该不便宜,好奇问道:“贵吗?”

    “还好,两千多一斤,能喝挺长时间的。”王言随口解释,起身说道:“我给你找两个相框,这光是照片也没法放。”

    “好。”

    不大一会儿,王言翻出几个差不多的相框,坐回来说笑着帮她将照片都放好。

    弄好之后,杨桃满意的看了看,站起身笑着说:“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谢谢你的款待,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改天是哪天?”

    很少有人这么问,他确实很实在,杨桃笑道:“等我放假休息吧,到时候介绍朋友给你认识。”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门口,王言倚着门:“好,我等你电话。”

    “嗯。”杨桃一手提着装相片的袋子,一手拿出钥匙打开门,回头看着笑吟吟的王言:“再见。”

    王言点头:“再见。”

    杨桃看了他一眼,转头进屋,‘哐’的一声关上门。而后快速的扒着猫眼,看着王言进屋关上了门,她长处一口气,靠在门上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她对王言的感觉非常不错,是有那么点电流的。在王言玩笑似的说一见钟情、见色起意的时候,她确实没太大所谓。毕竟她对自己有信心,走大街上很多人都看她,回头率高是事实,不过是王言的胆子更大一些,敢说实话罢了。

    但在后来,随着吃饭、喝酒,闲聊的愈多之后,她不得不承认,王言确实有其独特的魅力。虽然看着貌不惊人,打扮的也很随意,但就是给人一种自然之感。以致于晚饭这一段时间,她并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也没有过多的遐想。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她都没感觉到,这才是她说出再见的原因。

    最关键的是,她之前被那个挨千刀的前男头骗了一把,她自觉极度缺乏安全感。但是今晚,在王言身上,她不能说是找到了安全感,她是压根儿就没往安全感上想过。

    不过转念想到二人才刚认识一天,在一起相处,也才只是晚上的三个小时,杨桃赶紧的摇了摇头,将要是放在门口的柜子上,换了居家的拖鞋,她哼着小曲儿,美滋滋的将拿回来的照片找地方放好。床头柜上,放了一张湖光山色的风景照。满意的看了一眼之后,这才继续哼唧着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手间洗漱。

    或许她并没有意识到,她哼唧的正是王言洗碗时吹的口哨旋律,遇见……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还算在调上的歌声,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响起,在洗手间中回荡开来……

    关上门,回到茶台边坐下,王言一边喝茶一边想着这一次的事。

    他是情场老手,杨桃指定是跑不了的,至于任务,他这么牛比的选手,给人家当儿子还不够么,轻轻松松。

    他主要想的是这一次应该干点啥,要不然光呆着搞对象也没啥意思。

    当然这一次他成功的当上了以收租为主业的幸福人士,月入六位数的租金,怎么都够花了。所以这一次必然不会再卖强身丸,也不打算搞什么科技,玩什么人工智能。

    当然主要还是时间有些短,不够他发火箭的,那就没意思了。而且他脑子里的东西还没有完全复写完成,即使现在继续发展,短短八年时间撑死也就是发展到相当的水平,还不一定能达到,完全没有折腾的必要。

    思来想去,王言决定还是搞一搞摄影,毕竟都安排上了,那一堆长枪短炮的划拉划拉也得个百八十万的,不能糟蹋了。本来这一次就想着休个息,点个新技能也挺好,而且他还可以研究着往电影制作那里凑一凑,不能光拍,也得射。回去之后也能拿拍电影的手法,给阿猫阿狗那两个小玩意儿拍的带劲一些,最主要让卫岚开心开心。虽然她每天都很开心,但不妨让她更开心。

    而且王言在许久之前研究摄影的时候看过一句话,他觉着挺好,那是一个外国摄影师说的。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

    他没有爱过的人,若有,也只剩父母。至于音乐,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口水歌,光明正大抄袭事件等等,他也不怎么听了。当然也可以说他落伍了,他与主流脱节了,反正他听的也只是以往青少年时的歌曲。就像他亲爹一般,听歌就是甜蜜蜜、苦咖啡什么的,大体该是差不多的。但在得到系统之后也许久没听了,只是跟卫岚在一起之后跟着她听的多一些。

    电影他也不爱看了,只有活爹发的任务有关电影,他才会看一下,平常时候是不看的。因为任何一部电影,不论它反应的是什么,不论它有多么大的荣耀,都没有他这许多年经历的万一精彩。

    这句话也就只剩下书了,他看了尽四百年,明古今,知东西,学富好多车。对于他来说,这句话该是,读过的书,见过的人,经过的事,以及历过的岁月。

    摇了摇头,喝过最后一泡茶水,收拾好茶具后,王言起身到了工作室的电脑前坐下。操作一番后,登陆某宝,扒拉了一会儿下单了一个速录机,又弄了几个移动硬盘。

    他得把脑子里那些东西弄出来,因为要呆八年,他怕忘了。这玩意儿可不能装比,不能自大,那可是他七十四年的心血啊,这要是忘了,即使他的心性也得表演个铁头撞墙。

    买好东西之后,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是十一点,没有急于一时。今天可是正经忙活了一天,都是家务,跟公司事务的忙碌还不一样,他还有些不适应。

    起身关上房间中的灯进了卧室,一番洗漱之后,王言躺到床上,睡大觉……

    翌日,王言日常的早起,看了眼时间,五点多。冷水抹了把脸,在衣帽间找出速干紧身的半袖上衣,黑色科技面料的大裤衩子,扣上鸭舌帽盖住睡成鸡窝的头发,在门口穿了运动鞋,开门走了出去。

    爹不能白认,活爹自然是照顾他这个好大儿的。这东郡华府虽不是大开发商的项目,但位置是不错的,东郡么,自然处在城东,往通州方向,紧邻着通惠河。附近的配套相当齐全,不远即是一个不小的公园所在。

    王言出门一番伸胳膊蹬腿,热身过后,小跑着往公园而去。任何时候,勤快的还得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或许他们也是实在睡不着,反正起的早。他到了公园的时候,场面不比北海公园那边差,提笼架鸟,遛狗的老头老太太也不少。他只星丁的看到几个年轻人在那跑步,而且就他中医大师的望诊来看,都是有点小毛病的。

    有了高超医术也挺不好,尤其以现在的社会来说,随便一搭眼,少有真的健康人。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肯定要的,不过苦于他没有行医资格证,贸然上去跟人说‘你有病’,或许对面不一定骂他,但怀疑是肯定的。但他不想费口舌去自证清白,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说话。生死有命,没他怎么招了呢,多余操那心。

    所以这一方面,无时无刻不在烤着他的心。当然,谁叫他是王大将军呢,本来拿人命也不当回事,更别说他是王皇帝的时候,一道圣旨下去,他看都没看到就是数万人头落地,就那么回事吧,反正也救不过来,权当没看见。

    没有爆发超人实力,只是大致不到四分的配速跑了起来。这个速度肯定比许多爱好者还要快,但远没有他三分左右的配速狂飙来的刺眼,用一帮老头老太太看着一圈圈跑过的王言的话来说,‘嘿,这小伙子真精神’。

    王·精神小伙·言晃晃悠悠的跑了个十多公里,又找了一僻静所在打了两套拳,这才大汉淋漓的往回走去。单以运动效率来说,十多公里没有他的两套拳劲大,差的远。

    到了小区外,老远王言就看到一流动的露天早餐摊子,以他多年经验来说,一般这样的应该都有两把刷子。当然主要也是他看到有人排队,有的都跟那老板夫妻两个扯两句闲篇儿,一看就是摆了有日子了,这才作出的断定。

    找了张桌子坐下,待到人少时,王言弄了碗豆腐脑,油条,茶蛋,小咸菜,坐在那里吃了起来。不出所料,味道还是不错的。

    现在是一二年,这种流动的摊子已经被京城政府列入‘不鼓励早餐业态’,主要原因就是这些老板不管不顾,占道、占盲道、堵塞交通等等。二三环已经少见许多,估计再过两年,他这五环也要看不到这种摊子,一点点被淘汰掉了。

    王言也是吃饭没意思,瞎想,跟他是没关系的。吃好早餐,回到家也不过才七点左右。洗漱一番后,写了一会儿大字,坐到电脑前开始噼里啪啦的忙活,复写脑子里的有关星辰大海……

    杨桃忙忙活活的起床,昨天虽说喝了三瓶啤酒,微醺,但还是辗转到后半夜才睡着,以致于起床有些费劲。

    看着镜中自己的黑眼圈,杨桃有些烦躁,难免伤感,以前她偶尔熬个夜是没有这些的……化了一番装,遮住黑眼圈,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一番确认没有什么问题,挎上小包到门口换了鞋,拿钥匙的时候,看到门口柜子上的那个有些惨的小男孩照片,笑呵呵开门走了出去。

    等电梯的时候,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忍不住又想起了昨天的相谈甚欢。他一个无业游民,又是不愁吃穿的,还没有人管他,现在一定还在睡懒觉吧,她想着,噗嗤笑出了声。

    意识到自己的蠢,她忙捂嘴,下意识的四处看,最后盯着对面的门,确认无人发现她的举动。正好这时‘叮’的一声,她赶紧的上了电梯。

    到了车里的时候,她还忍不住的笑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这一件无甚笑点的事没来由的好笑。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未读的短信,威信也没有未读的新消息,她长出一口气,发动汽车,一脚油门,驶出地下车库,上班。

    屋中的王言并没有发现杨桃自己傻笑的举动,因为他坐在那里压根儿就没动弹。杨桃开门的动静他当然听到了,这个时候开门来个偶遇当然有效果,但他不会那么做。

    按他一贯的说法就是,得拉扯。昨晚相处的那么愉快,他王某人又是那么的优秀,还表达了一见钟情、见色起意,杨桃没反感就很说明问题。那么按照正常初接触的男女来说,该是趁热打铁,巩固关系,多聊聊天什么的。

    他不,他得拉扯,他得让杨桃慌。他越是超出常理的,不去搭理她,那么她就越会多想。毕竟昨天还说什么一见钟情呢,转眼人就没动静了,正常人都得寻思寻思。那么她心里就会不断的纠结,是不是要主动去联系联系,但又怕是他真的当了玩笑随口花花,是她自己一厢情愿,那是很尴尬的,她多半是受不了的。

    但之前他们还约定了这周一起吃饭,有一个正当理由,所以杨桃必定还是会联系她。但经过中间这几天的胡思乱想,她已经不自觉的陷进去,这先抑了一手,待到这周吃过饭后,那再开始找她聊天巩固,算是后扬,十拿九稳。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自己的认知,对杨桃心理的把握上。要是他没那两下子,该舔还是得舔。

    转眼,三天时间过去,这天周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