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一四章 当然是结婚
    又是一个清凉的早晨,尽管昨夜上床睡觉已是后半夜,但王言还是日常的五点多就自然醒。想到就做,昨晚杨桃走后,他挑了一气照片,直接开始修了,这才睡的晚了不少。

    日常的活动一番,在门口的那一家早餐摊子吃了早饭。吃过之后,顺手又打包了一份早饭,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小区中。

    杨桃是九点的班,现在是七点多,算上早上的洗漱、化妆时间,加上堵车的时间,估摸着这会儿也差不多该起了。

    “咚,咚,咚”

    王言有节奏的敲响了杨桃的房门。

    好一会儿,睡眼惺忪的杨桃才迷迷糊糊的过来开门,见到门外笑眯眯的王言,顿时‘哎呦’一声:“一大早的不让人睡觉,你烦不烦啊……”说着话,转身走到茶几上喝水。

    她已经精神了,她的脑海中已经满是昨天的画面……

    王言换了鞋进屋,把手中提着的早餐放到饭桌上:“呐,给你带的早餐,快吃吧。”

    杨桃揉着眼睛,这才看着王言扣着帽子,穿着紧身的速干半袖,运动短裤,一身的运动行头:“你是出去晨练了?”

    “不像吗?”

    “那倒不是,就是感觉有些稀奇,我还以为你每天都在家里瘫着呢。”杨桃假装很自然,走到王言对面坐下。

    “什么叫瘫着?这话说太难听。”王言摇头,一脸骄傲:“我每天早上都五点多起来运动的。”

    杨桃摆弄着早餐:“五点?还每天?”

    王言翘着二郎腿,手搭在旁边的椅子上:“注意表情管理啊。”

    翻了个大白眼,杨桃低头吃饭,不搭理他。没吃几口,她瞪着对面双手捧着脸跟那看着她的王某人:“不是,你能不能别这么看我?”

    “你好看啊。”

    迎着王言真诚温柔深情并存的深邃而又明亮的眼,看着那眸中倒映的自己,杨桃又是红了脸,产出一口气,闷头吃饭。

    “还不好意思了。晚上一起吃饭!想吃什么发威信告诉我,就这么定了。”王言哈哈一笑,起身揉了揉杨桃的头:“啧啧,我这也算是提前感受家庭主夫的生活了……”

    说着话,他摇头晃脑的走到门口蹬上运动鞋,对着杨桃眨了眨眼,得意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烦人……”

    杨桃喃喃自语,狠狠的瞪着关上的门,撇嘴低头继续吃饭,只是吃着吃着,却肩膀耸动,自己咯咯的笑了起来。

    王言回到家中洗漱一番,而后开始继续昨天的修图工作。忙忙活活一上午之后,中午开车出门吃了午饭,而后跑到国贸去买礼物。

    逛了一圈之后,给杨桃买了个四万的项链,给老丈母娘买了个三万的翡翠镯子,给苏青这个大表姐买的是一万多的包,又弄了两瓶十五年的茅子到时候跟段西风喝,划拉划拉十万还要多。

    这个价格对于杨桃她们家来说当然很高,但相比他亿万身家来讲还是不值一提。当然再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主要也是给人家一个态度,这很重要。

    因为钱多了反而并不让人放心,但他肯为一个刚认识不到半个月的女人,连带着家人的礼物直接花十万,这态度还用说么,毕竟再有钱那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肯花,就很说明问题。

    下午又是忙活着噼里啪啦一番,中间跟杨桃威信沟通了一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这回杨桃可不客气了,弄过来好几个想吃的菜。王言当然是没二话的,并且高兴于杨桃的不客气。虽然杨桃嘴上说什么没同意,但二人实际已经是搞上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四点多的时候,王言去到市场买了菜,回来叮咣一顿抡大勺。待得杨桃下班回家,两人是打情骂俏、嘻嘻哈哈的一顿晚饭,反正杨桃的嘴就没闭上过。

    之后的几天时间中,王言每天早上都会在差不多的时间买好早饭,晚上则是除了出去跟焦阳撸了个串之外,都在家里做的饭。

    他的意思也很简单,先过着……

    转眼,又是周六。

    阳光透过纱帘照在身上,饱睡一夜的杨桃尚未睁眼,躺在床上就是一个大字型的舒服的懒腰。而后撩起额前让人痒的碎发,她睁开眼转头看着床头柜上的合照,不自觉的露出跟照片中一样的笑。

    那是穿着大裤衩子、宽大半袖的王言,跟穿着睡衣的她,挨在一起对着镜头露齿大笑的画面。别说,这水平真不是盖的,两人在一起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瞎寻思了一阵,她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快十点了。想到今天中午要回家吃饭,赶紧的起床跑去洗漱。以她对亲妈的了解,过一会儿这电话轰炸就该来了。

    她的了解没错,正在她洗漱的时候,亲妈的电话到位了。

    杨桃长出一口气,接通了电话:“喂,妈?”

    “桃子啊,你和王言出发了吗?”对面传来薛素梅的声音:“我听你这说话嘟嘟囔囔的,是刚起来还是怎么着?”

    “我洗漱呢,妈,一会儿我们就走。”

    “你说你这孩子,知道要回家吃饭怎么不早点起来?你们过来开车还得一个来小时呢,你……”

    就在薛素梅要爆发的时候,一边响起了苏青的声音:“大姨,大姨,您消消气,一会儿他们就过来了,咱们现在做菜正好。那个桃子啊。”

    杨桃赶紧的应声:“哎,姐。”

    “你快点收拾收拾过来吧,别磨蹭了啊,挂了。”

    “好。”

    杨桃撇了撇嘴,继续刷牙、洗脸,画上简单的淡妆。对自己她是极满意的,三十多岁了,皮肤还跟二十多岁似的,省了浓妆艳抹。

    忙忙活活一阵后,杨桃选了一条碎花长裙,上身搭配大圆领清凉坎袖小背心,白皙的脖颈坠着一条装饰用的链子,时尚女孩。

    满意的对着镜子转圈照了一下,随即换了双平底小白鞋开门直奔对面敲门。

    看到开门的王言,杨桃奇怪的问:“今天怎么没叫我吃早饭呢?”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开了门,王言头也不回的转身走进去。

    “你又说人情世故,又说要能喝的,我怎么知道你要说什么?”翻了个白眼,杨桃靠在门框上,没有进门的意思。

    “我虽然没上过班,但我知道你不轻松。这好不容易休息了,那不得好好睡一个大懒觉?”王言摇头一笑:“你进来啊,跟门口杵着干什么?”

    “咱们快走吧,别磨蹭了,我妈刚才已经打电话发飙了。”

    “来的及,你先进来。”王言又走到门口给她拉进来。

    “哎呀,没换鞋呢。”

    “没事儿。”王言将她推在身前,一路推到一面全身的大镜子前:“把眼睛闭上。”

    这种时候一般情况下都是礼物,杨桃又不是没看过电视剧,好笑的仰头看着身后的王言:“干什么呀?要给我小礼物你给就好了,这么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看透不说透不知道吗?你怎么这么没有情调?仪式感很重要,不知道吗?”王言没好气的看着她,装作很凶的瞪着她:“快点儿,把眼睛闭上!一点不知道配合。”

    杨桃撇了撇嘴,还是听话的闭上了眼,站在了镜子前。

    接着,她感觉到脖颈一片温凉,相处这么久,她不陌生,知道那是王言的手。她还挺羡慕的,因为那样会更耐热一些,也不容易出汗。

    当然那些无关紧要,只是她的胡思乱想。感受到自己佩戴的装饰项链被取下,心里已经猜到,他送的是一个项链。

    不过她转念又想,之前他不是说要买包的么?出其不意,嗯,挺有意思的……

    她装饰的项链被取走后,紧接着就感受到一丝冰凉坠在胸脯,感受到颈后王言的手贴着她的皮肤,麻麻的,痒痒的。

    未几,伴着贴在脸上的吐息,王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了,看看喜欢么?”

    杨桃睁开眼,同镜子中,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头支在她的肩膀,几乎跟她脸贴脸的王言,对视,她的脸瞬间又是熟透了的桃子。

    虽然这几天过来,两人肢体接触愈多,但也就是碰个手挨个肩的,除了上周的那个吻,是一点突破都没有。所以她还不是很适应这亲昵,她的呼吸急促,她的身体有些软,有些麻,但她没有躲,不想,更不愿。

    “别看我,看项链。”

    王言一句话,直接打断杨桃心里的胡思乱想,翻了个白眼,目光聚焦到了自己的胸前。那是一条闪着银光的项链,环绕衔着的,垂至胸口的,是一个冰蓝色圆环吊坠,非常亮眼。配上她光洁、白皙的脖颈与胸脯,完美。

    杨桃愣愣的欣赏着自己,美滋滋。

    王言没有破坏这一刻的美好,悄悄的还手,于杨桃腹前相交,抱住她。杨桃没有反抗,二人就这么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一对男女。

    半晌,杨桃开口:“很贵吧?”

    “四万多。”王言实话实说,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没有必要掩饰,务必让她感受到这心意的分量。

    杨桃一个激动,忘了二人脸贴脸,着急转头之下,唇吻到了王言的脸,她赶紧转回头去。王言当然不能惯病,非常强势的松开她,伸手捧着她的脸,二话不说低头就啃了上去。

    杨桃瞪大着眼,看着咫尺间的面庞,试探着挣扎了一下,无果之后放弃了抵抗,闭目回应起来。

    良久,纯分,缺氧的杨桃大口喘息,王言伸手揽过她,并排站在一起看着镜子,满意的点头:“嗯,好一对俊男靓女。”

    “不要说太贵重了,不要说退了吧。”不给杨桃说话的机会,他继续说:“对我来说,只要你喜欢就够了,因为你值得。明白么,桃子?”

    “嗯。”杨桃重重点头,眼中蕴着晶莹。她觉得,世上再没有比‘你值得’这三个字更令人感动的情话。

    王言双手捧着她的脸,拇指逝去泪水:“这怎么还哭上了?一会儿见我的丈母娘,她不得以为我欺负你啊?那我比窦娥都冤。这可不行,你快点的,给我笑。”说着话,擦完眼泪,他双手掐着杨桃水嫩的脸,向两边拉扯,做出笑的模样。

    “烦人。”杨桃给了王言一杵子,推开他,自顾走到客厅抽出两张纸擦了眼泪。这老爷们要不了,多浪漫的气氛啊,一下被他破坏了:“咱们快走吧,要不我妈又该骂我了。”

    “走。”

    说完,王言去拿了手机,钱包,钥匙,门口换了一双休闲皮鞋跟杨桃走了出去。第一次上门么,要还是大裤衩子那可就过分了。所以今天的装扮跟上一次大致相同,休闲风格。

    跟着还有些羞意,没缓过劲的杨桃下楼,开车他的小车,杨桃坐副驾,听着音乐,说笑着向丈母娘家驶去。一路除了薛素梅暴躁的又来了一个电话之外,非常顺利。甚至王言心血来潮,途中还跟着嗷嗷嗷的唱起了情歌。

    丈母娘家是住在南三环,还要偏西方向,他们是跟东五环,距离还是挺远的。走走停停,到楼下已经快十二点了。

    停好车,在后备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跟着杨桃上了楼。

    等电梯的空隙,看着王言手中一看就不便宜的包装,杨桃忍不住的问:“你这都买的什么啊?”

    “到了不就知道了么。”

    翻了个白眼,真气人,杨桃走进电梯按了十九楼,感受到电梯缓缓的向上运动,问身边的王言:“你紧张吗?”

    王言看傻子似的看着她:“丈母娘我都搞定了,有什么好紧张的?”

    “不要脸!”

    “你说对了,这是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一点。”王言一脸的孺子可教:“所谓脸皮厚,吃不够,脸皮薄,吃不着。”

    “行走江湖还有别的重要的吗?”一整就是行走江湖,杨桃无语凝噎:“找时间您跟我好好说道说道。”

    “不掏学费,想白嫖?我的真传是随随便便就能学的么?尽想好事儿。”不等她反驳,王言摆手:“到了。”

    杨桃忍不住,又给了他一杵子,这才当先走出了电梯。王言摇头一笑,跟着走了出去。

    还不等杨桃拿钥匙,门就被打开来,笑容满面的薛素梅热情的招呼着:“哎呀,你们可算来了,都怪桃子,知道要回家里吃饭,还跟那睡懒觉。王言,都饿了吧?来来来,快进来,这还有最后一个菜了,马上开饭。”

    她无视自己的亲女儿,直接拉着王言走了进去,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新拖鞋,让他换了。这会她好像才看到王言手上拿着的东西:“你说你来就来呗,我这什么也不缺,你还拿什么东西啊,太见外了。”

    王言笑道:“姨,您说我这第一次登门,又赶上了姐姐、姐夫的结婚纪念日,这要是空着手,我哪还有脸上门啊。”换着鞋,王言对里边站着的苏青、段西风两个点头示意,收到了友好微笑的回应。

    “你这孩子就是客气,就是空着手来,姨还能挑你啊。”薛素梅合不拢嘴的看着王言换好鞋,拉着他往客厅走:“来来来,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先做下喝点水。”

    还站在门口的杨桃无语的看着已经到了客厅的亲妈和王言,好笑的摇了摇头,对着苏青呲着小白牙,赶紧的换好鞋走了进去。

    王言道过谢,接了水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着围过来的几人,拿起手中的一个袋子,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姨,上次咱们见的太突然,没有准备,就只是吃了一顿饭。这次上门,我给您准备了礼物,您看看喜不喜欢。”

    薛素梅是大大咧咧没错,但此刻这认定的女婿上门,拿了礼物双手递过来,她这一时的还有些不好意思。紧张的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接过来之后笑道:“这包装一看就是好东西,得不少钱吧?让你破费了啊,王言。”

    “姨,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哪有什么破费不破费的。我这还惦记您的掌上明珠呢,孝敬您老不是应该的么。”王言笑道:“打开看看您喜不喜欢?”

    杨桃凑上来怂恿亲妈,也是消解那些不好意思:“是啊,妈,你快打开看看吧,都是他自己选的,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买的。问他是什么也不告诉我,神神秘秘的,快看看。”

    这礼物不一样,毕竟是薛素梅心心念念的女婿的孝敬么。听见女儿这话,她看了看苏青、段西风两口子,看了看女儿,最后看着王言,笑:“那我就看看?”

    王言含笑点头:“您快看吧,姨。”

    薛素梅长出一口气,缓缓打开小礼盒,一抹碧绿出现在众人眼前。

    “呀,是个镯子啊?这色可真正,得不少钱吧?”

    “姨,您忘了我说什么了?只要您高兴,钱不钱的不打紧。”王言笑道:“上次我见您这手上就缺点什么,想来想去就给您买了个翡翠镯子。您戴上看看合不合适。”

    薛素梅哈哈笑着,将镯子拿出来,轻松的套进了手腕,抬头看着众人:“这正好,我照镜子看看。”杨桃和苏青两个跟着一起,各种夸,哄的薛素梅这个高兴。

    美了一会儿,薛素梅走回来笑道:“那姨就收着了,谢谢你啊,王言。”

    “哎。”王言摇头摆手:“姨,就是给您买的,您高兴,我就高兴。说什么谢不谢的,好像是不拿我当自己人,太生疏。”

    “哎呦,你看我这嘴,咱们可不是自己人嘛,见外了,见外了。”

    这丈母娘是真被忽悠明白了,王言对着一边的杨桃挑了挑眉,而后又拿起一个大的袋子,递给了苏青:“我就跟着杨桃叫您姐了,之前也没见过,对您不了解。我也不知道该给您买什么合适,这思来想去的就给您买了个包,平日里也都能用上。那个姐夫,我这绝对没有别的意思,不耽误您再另外送东西啊。”

    “这话让你说哪去了,你能送礼物,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还有那么多说道啊。再说了兄弟,你这给她买了包,还省了我的私房钱不是。”段西风爽朗一笑,随手在王言手中拿过袋子,把包掏出来:“那我这就借花献佛了,媳妇,快试试。”

    “我可是听着了,你还有私房钱呢,这可算不到你头上。”看着包,古其,苏青白了他一眼,转头看着王言:“谢谢你啊,王言,让你破费了。”

    段西风好歹是个公司高层,一年三四十个是问题不大,所以苏青对这些也算熟悉。再说单位里年轻小姑娘也不少,一天天的没事就聊这些个东西。即使她不知道,耳濡目染之下也该有些了解。至于拒绝,人家都拿来了,身家也在那了,她再虚伪的让来让去,那就没意思了。

    “嗨,姐,您怎么也客气呢。”王言摆手道:“咱们这早晚都是一家人,不用见外,快试试吧,看看喜不喜欢。”

    “哎,好,那我就试试。”苏青见识到了大姨说的实在,这才是真不客气,这王言是真没拿自己当外人,看那样子比她老公段西风都放得开。

    当即站到镜子前,又是挎、又是拿的比量了一通,对着王言连连道谢。

    王言照单全收,拿起剩下的最后一个袋子,从中拿出两瓶酒放在茶几上:“姐夫,我没准备你的礼物,实在是给男人送东西感觉很奇怪。不过我这准备了两瓶酒,一会儿我陪着你,咱们两个好好喝两杯。”

    “嗨,咱们两个想到一块去了,兄弟。”段西风拍着王言的肩膀:“咱们男人之间还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啊,喝高兴了就好。再说了,你送的奇怪,我这收的更奇怪。”

    一屋子人哈哈笑了起来,气氛非常融洽。

    笑过之后,薛素梅招呼道:“那个王言啊,你跟西风你们两个在这说话,我们娘仨去把剩下的菜做好了,再等一等,这马上开饭啊。都怪桃子这个没谱的,要不咱们这早吃上饭了,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睡懒觉,太不像话。”

    王言含笑点头,看着一点存在感没有的杨桃推着丈母娘跟着大表姐一起进了厨房,这才转回头跟段西风闲聊起来。

    这会这段西风还不知道那个邓佳佳怀孕的事,事业也算在上升期,家庭也比较和谐,看着倒是挺好。在知道了邓佳佳怀孕之后,那就废了。

    这个事还要看人看立场,在他王某人这一整就是大被同床的玩意儿看来,当然是无所谓的,段西风的错是错在没有能力摆平自己惹下的麻烦,没有能力拿捏邓佳佳,反而被人家拿捏了。相比起来,这段西风才哪到哪啊,给他王某人提携都不配,他玩的可花花多了。

    段西风是出去喝酒应酬,叫陪酒小妹,而后没把持住,酒后乱了一下子,很正常。但根据后来的表现,段西风很有问题。一开始还好,强硬表示让邓佳佳打胎,但后来邓佳佳不打胎之后,他的态度一点一点的软了下去,开始在邓佳佳那里投入精力,留宿,这未必不是没有再建第二个家的想法,毕竟都是男人么。

    后来邓佳佳被她坐过三次劳的亲哥哥推了一下,导致意外流产,王言不是很理解段西风的负罪感是哪来的。可能是害怕邓佳佳的那个哥?也可能是真的在那几个月的相处中,产生了感情?反正不管怎么说,后来是借了三十万的高利贷,白白给了人家。爽那一把可挺贵的,又是离婚净身出户,又是背负高利贷的……

    至于说邓佳佳,王言觉得她就是故意的。尽管她说的信誓旦旦孩子就是段西风的,但是一个陪酒小妹的话不能信,都能跟段西风这么一个中年老男人,那么跟别的男人不也正常。还有说什么打胎了以后再不能生孩子,可都是她的一面之词,未必不是她不想奋斗的托辞。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小娘们不是好人。

    要说帮一手,那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这家庭团结也挺重要,剧中那要死要活的不太好。而且薛素梅是拿苏青当女儿的,那以后生了孩子也必然是她照顾的,那杨桃当然也不能不惯,那么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他肯定也得跟这操心。

    当然最最最关键的是杨桃也跟着糟心啊,而且他比段西风可有钱多了,那以前杨桃心中完美婚姻的姐姐、姐夫都出事儿了,由不得她不多想,这要是刮着他那可太操了。他这一次还真的没有再折腾的意思,就想过几年休闲日子。不能因为这个影响了夫妻感情,不好。

    所以能从源头避免那就避免,能不发生,那就别发生,浪费那么一丢丢的精力,能够少操不少心。而且最后苏青还算是原谅了段西风,那就多余被发现。里外里一算,绝对是个划算的。

    就在王言一边寻思,一边跟段西风相谈甚欢的时候,厨房中的三个女人笑呵呵的说了起来。

    看着大姨在那盯着镯子笑的合不拢嘴,苏青笑道:“大姨,您还真别说,这王言真的挺不错。”

    “是吧?”薛素梅美滋滋:“我就说我不会看错,我跟你说桃子,你可得抓点紧。”

    杨桃应付:“嗯,知道了,妈……”

    不待大姨继续数落,苏青插话:“大姨,王言对咱们桃子是真上心。您知道他送给我那包多少钱吗?”

    “不便宜吧?”

    “嗯,不便宜,将近两万呢。”

    “什么?那么贵?”薛素梅猛的转头:“那我这镯子呢?”

    “那还用说嘛,大姨,肯定比那包还要贵不少,我估计怎么也得三万打底。”

    薛素梅有些着急:“啊?那……那也太贵了。桃子啊,你说我们这要还是不要啊?我这烫手啊……”

    “收着呗,哪有收完了再送回去的?”杨桃也吃惊,不过有她脖子上的四万多在前,有‘你值得’在前,她好接受了许多。当即指着自己的脖子:“这是来之前他刚送我的项链。”

    “刚送的?多……多少钱啊?”

    “他说是四万多。”

    “四万多?”薛素梅睁大了眼,低喝道:“给你你就要啊?这……这也太贵了,这可怎么办?”

    杨桃翻着白眼:“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多能说,直接给我套脖子上了。你让我怎么拒绝啊?”

    “那你就收了?”薛素梅上前扒着看项链,不敢相信:“这破玩意就花了四万多?那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这孩子也太败家了。”

    “大姨,您也别急。”苏青宽慰:“您说咱们收都收了,还给王言他也不可能往回要,而且咱们要是说送回去,王言也容易多想。所以我看啊,咱们就别想那么多,只要桃子跟他好好的就得了。”

    “对,桃子,你跟他好好的。”薛素梅转头叮嘱,不过刚说完感觉不对,有种卖女儿的意思,当即严肃的说道:“桃子,你跟妈说,你对他感觉到底怎么样?要是不行,咱们赶紧把东西都还给他,也别浪费双方时间。”

    “大姨,您看看您问的。”苏青笑着搂住薛素梅:“这不明摆着的,要是桃子没感觉,也不能带王言到家里来呀,您这就是关心则乱。”

    “有感觉你就抓点紧,早落实,我也早安心。”看着嘿嘿傻笑的女儿,薛素梅没好气:“不行,一会儿我得问问他,到底有没有结婚的打算,可别跟咱们耗着,咱们可耗不起。”

    “大姨,人家今天来咱们这一趟,少说花了十万,要是他想耗着桃子,那可太任性了。”

    “他那么有钱,十万算啥啊?”薛素梅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会儿我必须得问问,你们也知道,那新闻上有的是,有钱人花花公子玩弄感情的,没有准话我不安心。”

    杨桃有心争辩,被苏青拦住了,没让她说出口。她觉着这么问不好,而且她又不傻,能感觉到王言的认真。但是她也知道亲妈什么调性,她肯定是拦不住的。只能无奈的叹气,脑子里想着要是王言不高兴了怎么办……

    殊不知,在她考虑王言高兴不高兴的时候,已经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今天是苏青和西风结婚十二年的纪念日,也是王言第一次上门,双喜临门,咱们一起喝一杯。来,干杯!”一桌子十多道菜的饭桌上,薛素梅举着装有橙汁的杯子,笑容满面。

    “干杯!”

    苏青跟杨桃两人喝的也是橙汁,此刻都是高兴的干杯。

    王言跟段西风两个喝酒的,举杯示意了一下,互相盯着对方喝酒。王言不放,段西风也不放,段西风不放,王言也不放,杠上了。就这么着,真的干了个二两杯。

    看着段西风稍显不适,王言笑道:“姐夫,咱们两个就随意吧,别客气了。要这么喝,也喝不了多长时间。今天这么个好日子,可不能喝多了。”

    “好好好,随意,随意。”段西风连连点头,他都奔四了,整天在外面喝,这胃早就受不住了。

    三个女人听着二人的对话,看着空空如也的杯子,象征性的跟着说了两句话,而后薛素梅拿出了一盒对戒,看着苏青、段西风两个:“这是大姨送给你们两个的结婚钻戒。”

    苏青接过去,愣愣的看着自家大姨:“大姨,这太贵重了。”

    “我跟你们说,苏青啊,十二年前你们结婚的时候,大姨确实没有钱。那时候桃子刚上大学,大姨的压力特别大,想买也买不起。但是现在大姨有了,所以啊,今天给你们两个补上。”薛素梅一番真情告白,感动道:“你们两个以后啊,好好的过日子。”

    段西风道:“大姨,您说我们买点什么东西,您说这个贵,那个贵的,您自己倒是给我们买……”

    “别虚头巴脑的,你就说喜不喜欢。”

    夫妻二人是连连点头,薛素梅说道:“那不就得了,收着吧。”

    王言插话:“姐夫啊,你这都省两笔钱了,回头务必给我姐一个大惊喜,要不然姨,桃子,咱们可不能干。”

    “哈哈,放心吧,放心吧。”段西风说道:“那大姨,咱们别光说话了,就吃着吧,这菜都要凉了。”

    “吃饭吃饭。”

    薛素梅发话,众人开始动筷,开始说笑起来。

    王言当然是焦点,受到了关照,不等吃呢,那碗里的菜就堆的老高。苏青跟段西风他们俩的结婚纪念日都是次要的,全家上阵相王言才是主要任务。而且虽然之前跟段西风说了随意,但席间他还是频频提杯,看那样就知道是领了任务的。苏青也是言语之中频频试探,她的段位比薛素梅强不少。

    这些对于王某人来说当然是洒洒水,应付相当自如,饭桌上的欢快气氛就没停过。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顿饭从中午吃到晚上。段西风是真听话啊,那是拿命陪啊。王言带来的两瓶酒外加本来段西风准备的一瓶五十三度的飞天茅子一起,三瓶酒下肚,并且喝了好几瓶啤酒。

    段西风那样一看就懵逼了,王言估摸着差不多了,酒量没有辜负他跟杨桃吹牛比说的什么行走江湖,在杨桃心疼的眼神中,也开始装作酒力不支的样子打起了晃。

    薛素梅跟苏青对视了一眼,悄悄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段西风行。然后笑眯眯的看着王言:“那个王言啊,你没事儿吧?”

    “没……我没事儿,姨,姐夫,姐夫太能喝了。我还说呢,说……今天好日子,别喝太多,他……不听,还非得跟我拼酒。”王言晃了晃头,使劲的眨了眨眼,转头身体还晃悠着,演技满分:“哎,姐夫,还……还能不能行?接着……接着喝啊。”

    段西风晃晃悠悠的,要不是苏青拽着早趴下了,闻言摆了摆手:“好……好兄弟,今天咱们……咱们就这样,下回……下回再聚。”

    “你……你也不行……不行啊。”王言晃悠了一下,眼看要倒。

    杨桃又心疼又无奈,赶紧的给他扶住,转头略带责怪的看着亲妈:“妈,你看看他俩喝的,哎呀,你说你……”

    薛素梅瞪眼,摆手,继续笑眯眯的看着王言:“王言啊,姨问你,跟我们桃子你是怎么打算的?”

    “怎么……怎么打算?”王言迷糊的看着杨桃。

    薛素梅点头:“是啊,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当然是结……结婚了。”王言的脑袋一下枕到杨桃的肩膀:“就看她……看她是怎么想了,要是……要是她想好了,明天,就明天,直接领证。我的……我的那些房子,那些房子都……都可以公证……给她……给她一半……”

    薛素梅愣楞的听着要把房子给杨桃一半,都有些无法相信,这行吗?这太行了。转头恨铁不成钢的伸手捅咕了一下女儿,指着王言:“你上点心,抓点紧。”

    “我抓紧什么啊我抓紧?”杨桃不高兴的看着亲妈:“妈,我不是为了他的钱。就是他给我,我也不要。”

    “我也没说要钱啊?”薛素梅瞪眼,小声的说道:“人家对你这么,我是让你把握住,差不多就得了,别再拖了。”

    苏青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在看看对面差不多的王言,摇头道:“桃子,我觉得大姨说的对,王言对你真好,你们俩人也般配。”

    “哎呀,我知道了,知道了。”杨桃不耐的摆手,看着两个喝多了的男人:“我姐夫和王言他们两个怎么办啊?”

    “妈呀,这可难了,咱们家睡不下啊,总不能让他们谁睡沙发吧。”薛素梅犯难的看着两个醉鬼。

    “要不我带西风回去吧,大姨?”苏青主动解忧。

    “他都那样了,你让我想想。”沉吟片刻,薛素梅眼前一亮,当即喊了两声:“王言,王言?”

    “嗯?嗯……姨……”王言挣扎着:“怎么……怎么了您……您说。”

    薛素梅没搭理他,转头又喊:“西风,西风?”

    段西风也不知道是听见还是没听见,反正是嗯了两声,吧唧吧唧嘴,没了下文。

    “王言比西风强,他能行。”薛素梅拍了一下手:“桃子,你能行吗?能行的话,带他回去吧。要不行,就让他们两个睡北屋,咱们娘仨在我那屋挤一挤,对付一宿。”

    “那我试试吧。”杨桃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王言宽厚的肩膀:“王言,王言?醒一醒,咱们回家了,你还能走吗?”

    “回家?”王言晃晃悠悠,地盘不稳的起身:“走……走吧,回家。”

    薛素梅笑道:“嘿,能行。那你就送他回去吧,桃子。”至于说什么酒后乱性,她现在多少有点儿巴不得了,反正今天这顿饭吃完她更满意了,早利索早好。

    经过一番磨叽,在苏青的帮助下,杨桃给王言穿上鞋,那王言还知道跟丈母娘说再见,顺便嘲讽段西风呢。一路跌跌撞撞的被扶上了车,杨桃跟苏青挥别。偏头看着迷迷糊糊来回晃悠脑袋的王言,忍不住的上前点了点他的鼻子,而后快速收回手,露着洁白的牙齿甜甜一笑,随即调整了一番座椅,发动汽车离开了亲妈家,在漫天的霓虹中,汇入车流,向着东郡华府驶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