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一八章 结婚
    段西风的效率很快,周日陪了老婆孩子,周一晚上就撺了一局。

    本来王言是要请客下馆子的,结果没给王言表现的机会,那果然也是个讲究人,什么都是朋友这那的,最后定了去胡七星的店里涮火锅。

    告诉了杨桃一声,让她晚上自由活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王言开上车出发按照地址去了胡七星的店里。

    大城市嘛,最痛苦的就是你在这头,我在那头。王言是东五环,胡七星的门店位置跟丈母娘家差不多,都在偏西的南三环。其实应该跟果然家离的也不是太远,毕竟周六那天见着果然带他妈逛超市,所以这些人大致也是二十分钟车程的那一个圈里的。毕竟要是距离太远,赶路的时间足以磨灭不少东西。

    路上跟超市顺手买了一些涮的牛羊肉,水果什么的,还叫了外卖定了些烧烤,又是一个多小时的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地方,七星宠物摄影。

    王言下车在后备箱拿出一堆东西,锁好车提着那些东西走了进去。

    果然早就到了,看着王言提着东西往这边走,赶紧的开门迎了上去,伸手接东西:“哎呦,你这也太客气了,我是真的头一次见到上门吃饭自己带食材的。呀,还带了四瓶酒?太破费了。”

    王言哈哈一笑,松开东西分了果然一些:“我呀,是好吃又好喝,还能吃又能喝,这都是给我自己准备的,可不是跟你们客气啊。那个谁,我姐夫段西风,没到呢?”说话间,对着后边跟出来的来胡七星以及他的女朋友点了点头。

    果然笑道:“说是堵路上了,晚点过来,让咱们先喝着。”

    “那也成,我这都饿了,咱们先开始。”

    客气一番之后,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三男一女在二楼围着锅坐了下来。涮火锅也没什么难的,他们锅底、蔬菜什么的早都准备好了,就等开锅下肉了。

    果然那里开了王言带来的飞天茅子,倒了三杯酒分好,感叹:“西风还跟我说呢,你是个不差钱的,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不差,四瓶酒顶我半个月工资了。”

    “不用那么客气,直接说我是暴发户就好,我就不信他没这么跟你说。”王言哈哈一笑:“我不觉得暴发户是对我的贬损,相反,我认为那是对我的赞扬。人生在世,不就是吃吃喝喝么。来,咱们这第一次一桌吃饭,一起喝一杯。”

    “走着。”

    三人一起抿了个小口,胡七星拿了筷子:“开了,下肉,下肉,都饿了,咱们先吃点垫吧垫吧。我哥说你也喜欢摄影啊?”

    王言看着锅里的肉,点头道:“是啊,没事儿找点爱好么。”

    这话匣子算是打开了,几人一边吃喝,一边说起了有关摄影。虽说胡七星是拍阿猫阿狗的,但人家也是靠这个生活的,业务能力是非常过关的,单就这一块来说,水平也不错。果然那不用说了,是没事儿就得个奖的选手,王言能感觉到果然的水平是比他高不少的。按照等级来说,怎么也得是个高级LV3到中级LV4之间,相当够用了。

    人家一个主业,一个得奖的,相对来说王言就差了一些。不过他见多识广,水平不够一点儿不耽误他吹牛比,而且他还去过不少地方玩过旅拍,让果然和胡七星这两个困在城市中的羡慕毁了。毕竟玩摄影的,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个拿着相机到处瞎几把拍的想法。尤其果然这种,还是心心念念跑非洲拍狮子的。

    所以话题渐渐的从摄影变成了各地美景,以及风土人情什么的。王言曾是汉语言文学博导,曾是京大文院带头大哥,曾是华夏文坛的一个山头,还是吹牛比小能手,讲的那叫一个身临其境,给果然和胡七星俩人说的一愣一愣的,就想着开车上路。

    而在这相谈甚欢中,酒下的难免快一些,不知不觉的,胡七星跟果然都上了脸,也更加放开了。

    也是这个时候,笑眯眯的段西风姗姗来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这下班堵的太厉害了。看你们这聊的不错啊。”

    果然摆了摆手:“你别管我们聊的好不好,赶紧的,你自己罚一个。七星,倒酒。”

    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段西风连连点头:“必须罚一个,再往里边下点儿肉,我这堵了一路饿坏了,先让吃一口再罚,肚子得有点儿底啊。”

    王言点了点头:“你自己记着啊,别赖酒。”

    “不能不能。”段西风笑呵呵的看着几人:“我这妹夫怎么样?没毛病吧?”

    “他是这个。”果然比了个大拇指。

    胡七星点头道:“我们聊的特别投缘,相见恨晚啊那是。”

    “你不知道吧,王言?果然之前跟桃子相过亲。”

    “打住,打住啊。”不等王言说话,果然一拳怼到段西风的大臂上:“还说呢,你之前怎么跟我说的?是不是说让我开导开导她,怎么就成了相亲了?要不是之前王言说,我都不知道这么回事儿。”

    “我那不也是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么,再说了,你们不是见过就散了吗,有什么呀?给你介绍人还不知足呢,真是。还好桃子自己厉害,找了王言。”

    “你别说那些,就没你这么办事儿的。你再罚一个,两杯了啊,咱们都看着点儿。”

    “两杯,两杯,我认罚还不行吗。”

    果然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向王言:“不过兄弟啊,不是我说,你跟杨桃的速度可是真够快的。”

    王言笑道:“这不就是感觉到了嘛,我父母走到早,前几年一直到处晃荡,也没有人给我张罗这个事儿。等我这反应过来,就奔三十了。我跟桃子处的非常好,她对我也不错,那我这一想,都这岁数了,也别折腾了,直接结婚得了。正好桃子也不反对,这不就找你登记了嘛。”

    “兄弟,你别怪我多嘴,你呀,还是年轻。”果然摆手道:“我这跟民政局工作,天天的看别人吵架离婚,那理由是五花八门的,你都想不到。”

    果然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还拿自己亲爹亲妈说事,最后总结道:“所以说,兄弟,我觉得你们还是欠考虑。当然我不是说不看好你和杨桃你们两个,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们两个太着急,还是缺乏了解呢。”

    这一堆话说的段西风都有点不高兴了,这不是刚结婚就盼人家离呢吗。王言和杨桃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什么这那的,他不了解,但他知道王言给了杨桃两套房产,这态度还不够?只要杨桃不作,他们俩肯定能过好。

    王言倒是没在意,笑呵呵的举起酒杯:“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们现在证都领了,还什么欠不欠考虑的啊,是不是?作为给我们登记,见证我们婚姻开始的人,你得祝福我们。来,喝酒喝酒。”

    “哈哈,我祝福,我当然祝福。”果然举起酒杯跟着说道:“祝你和杨桃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干了!”

    众人说笑着继续说笑,也没什么目的,单纯闲谈娱乐而已。什么王言多会儿要孩子,段西风都要当爹了,果然恐惧婚姻,胡七星要做大做强之类的,畅所欲言。

    王言就是单纯的想着吃吃饭,喝喝酒,确实没别的意思。怎么说人家也是个男主角,还是个摄影的高手,没事儿接触接触也无妨,也是取取经,偶尔求教一番。正好的,以后还能看看,被他截胡了姻缘之后,果然又跟谁过日子,或者是真的孤独终老。

    一顿饭从六点吃到将近十点,几人都喝好了,说好了结婚的时候一定去之后,开开心心的散伙。

    段西风叫代驾去薛素梅那,王言则是叫代驾回家。当然口风一定要好,段西风不能回去说跟王言一起喝的。毕竟这会儿正要孩子呢,丈母娘知道肯定少不了一顿磨叽。毕竟他都一发入魂了,下个月结婚时候也就差不多了,能避免就避免。

    代驾开车,一路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结算好费用,王言晃晃悠悠的上了楼。

    开门进去,客厅的灯正开着最低档的光,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的杨桃坐起身:“回来啦……”

    “还没睡啊?”

    “等你呢嘛不是。”

    王言换了拖鞋,走到沙发上揽着她坐下:“晚上吃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儿?”

    “跟焦阳一起吃的。”刚说完,杨桃使劲堵住王言的嘴:“一嘴的酒气,别动我,烦人呢。”

    “你不爱我了。”

    杨桃哭笑不得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行了,你快洗漱去吧,难闻死了。”

    “一起?”

    “不,今天没心情。”

    见她抱着膀,耷拉着脸,王言关心的问:“怎么了?”

    杨桃不看他:“你先去洗漱,一会儿跟你说。”

    耸了耸肩,没好气的肉乱她的秀发,转头进了卧室洗漱。等到一切完事儿,穿着内裤再出来时,杨桃已经躺在了卧室的大床上,正跟那无聊的扒拉着手机。

    掀开被,跳到床上伸手搂住她,习惯性的摸到了大宝贝上:“什么事影响心情了?”

    “还不是你之前的乌鸦嘴嘛。”放下手机,拍了一下作怪的手,杨桃靠在男人怀里:“今天我们人力资源的总监找我谈话了……还给我写了推荐信,让我接下来的时间交接一下手头上的工作,顺便再出去找找合适的工作。”

    “之前不是都想到了嘛,还有什么影响心情的?正好,这不就算是给你放假了吗,明天我带你去看看名下的商铺,有合适的咱们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给那个租户退了,咱们好开婚纱店。要是不行,商量不好的话,咱们最近就到处看一看,找找合适的店面先租着,反正装修也得一段时间。这不是接下来你就有的忙了么,多好啊。”

    “哎呀,好是好,那我心里也不舒服啊,它就不是一码事儿。你说我在酒店干了六年,勤勤恳恳的工作,弄的我自己的问题都没好好考虑。结果现在倒好,因为我自己的问题又把工作给丢了,真是……”杨桃不高兴的叹了口气:“你知道什么人给我竞争下去的吗?二十二岁毕业结婚,直接生孩子,到现在人家二十六岁,孩子四岁都上幼儿园了。人家不要婚嫁,不要产假,我什么都比不过人家,哎……”

    “不对。”王言摇了摇头:“你换个角度想,要是没有这些,说不定你早都结婚生子了,哪还有咱们俩的好事,是不是?你要相信,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注定让你我相遇。而且啊,桃子,我刚想起来,现在正好不用想着工作了,咱们婚纱照不是还没照呢嘛?你赶紧的把工作交接好,选地方开店的事往后边挪挪,到时候我带着相机,你带着婚纱,咱们出去玩一圈,怎么样?”

    杨桃仰起头看着自己男人温柔的面庞,大眼睛里满是憧憬,犹豫道:“可是我没有钱,又不想花你的钱……”

    王言二话不说,直接将杨桃翻身按在自己腿上,对着小屁股就是‘啪’的一巴掌:“这话说的,该打。”

    杨桃哎呀娇声喊痛,挣扎着起来跟王言身上来了一轮王八拳:“那我就是不习惯嘛。”

    “不习惯不要紧,习惯习惯就习惯了。”王言看着坚持的杨桃,重新搂在怀里调笑:“你手里没有余钱,加上马上就失业了,车还是贷款的,你是习惯还是不习惯?”

    杨桃声音低落:“那还是不去了,我去找找工作吧……”忍不住的心中再一次的问候前男友,希望他早死不超生。

    “什么话?我有钱给你花,那是我心甘情愿。你别总是算那么清楚,多伤感情啊。你呀就是不知足,人家大把的人想花还花不着呢。”

    没好气的给了一杵子,杨桃傲娇梗着脖子:“呸,我要是想花早花别人的了,还能轮到你?”

    “那你看看,这不是我赚了嘛?所以啊,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了,你最近赶紧的把工作都交接完,早出发咱们也能多玩一阵子。别再找理由了,就这样,我说了算。”

    杨桃撇了他一眼,嗯了一声算是定下了这个事儿。

    “现在心情好了吧?”

    “没有。”

    “来,我帮帮你。”

    “哎呀,你别,嗯……”

    室内弥漫着的,回荡着的,是男女痴缠的爱,是人间大欢喜。

    翌日,王言运动一圈刚回到小区门口,刚要吃早饭,就碰到了精确拿捏时间,日常过来督促的老丈母娘。

    “妈!”叫的愈发自然的王言一声大喊。

    远处堤了兜子,小碎步紧倒腾的丈母娘闻声看过来,开心的摆了摆手。

    看着近前的老丈母娘,王言笑着说:“妈,您着时间把握的越来越精准了,吃过早饭了?”

    薛素梅谦虚的摆手:“吃了,不用管我,给桃子带点儿就好了。”

    打包了两人的早餐,王言跟丈母娘溜达着回了家里。

    不用王言招呼,暴躁的丈母娘跟门口换了鞋就杀进了卧室,扒着床头的垃圾桶确认没有使用违规道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招呼女儿起床:“桃子,起来了,这都几点了还睡。”

    蒙着被呼呼大睡的杨桃迷糊的睁开眼,看着亲妈的大脸,抓狂的哼唧:“哎呀,妈,您怎么那么烦人呐。您一边说着让我们抓紧要孩子,然后这一大早上的不让我睡好觉?”

    薛素梅有些尴尬,嘴硬:“那王言怎么早早的就起来了?”

    “他能一样吗?他精力旺盛,还整天的在家里养大爷,我这一天天的还得上班呢,那能一起比吗?真是的……”

    “得得得,你睡你的,都是妈不好啊,都是妈不好。”哄了两句迷迷糊糊的女儿,薛素梅照例的屋里屋外晃悠了一圈,坐到在餐桌上吃饭的王言对面,笑呵呵的说:“你这家里收拾的太干净了,感觉没有我的用武之地啊。”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銆?/p>

    “我这不是整天的在家里养大爷么,要是这屋里在收拾的不干净,等您老过来忙活,那这日子还有个过?”王言笑着回答,故意说的很大声。

    薛素梅摇头一笑,自己倒了杯水,没有搭话。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她跟着插什么嘴。领证半个月,她是一点不好的苗头都没看出来,那叫个恩爱。王言也从来不没什么说道,要是一般人,她这没事儿就过来看看,那能乐意?她偷偷问杨桃,这宝贝女婿真是一句话没有,还帮她解释呢,真是没说的。

    “哎呀,你怎么那么烦人呢。”

    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不大一会儿,穿着睡衣的杨桃搔着头发走了出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一杯白开水,给了王言一巴掌,这才坐在他旁边吃起了早餐。

    她倒是想继续睡,关键俩人说上话了,朦胧的状态耳边充斥着嗡嗡嗡,根本就睡不着,难受。

    薛素梅忍不住的数落女儿:“你能找到王言这样的,都得走八辈子运,还烦人呢,你快知足吧。”

    杨桃嗯嗯啊啊的点头应付,不搭话。

    王言当然不会揪着这种到底谁走运的问题说话:“对了,妈,跟您说个事儿。”

    “说呗。”

    “过几天我和桃子我们两个出去玩一圈,顺便照一些婚纱照。”

    “这事儿还用跟我说啊?去呗。”薛素梅的嘴比脑子快,说完才想起不对劲的,忙着追问:“不是,去多长时间啊?”

    “怎么也得一个月吧,结婚的头几天我们再回来。”

    薛素梅看着还迷糊的杨桃:“那你工作呢?这一个月的假人家能同意吗?”

    杨桃摇头道:“我要被辞退了,哎呀,也不算,就是不跟我续签工作合同了。昨天我们人力资源的总监找我……”

    详细听过之后,薛素梅点了点头:“我听明白了,就是你岁数大了,跟王言可没有关系。就是没有他,人家也不和你续约。什么破公司嘛,一点儿情面都没有。他们不结婚?他们不生孩子?”

    说到生孩子,薛素梅猛的顿住,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审视:“王言,你还记着答应我的,下个月就怀孕吧?不是临时你们两个改了主意,想要先跑了,等回头我拿你们也没办法吧?”

    工作她不担心,毕竟王言那么有钱,每个月光租金就是好几十万,工不工作的也没啥意思。那段西风还是公司高管呢,累死累活,一年到头都不见许有王言这成天在家躺着的一个月赚的多。再说了,她女儿现在也是身家千万的。她后来不放心,还偷偷的去找人咨询了一下,确定了即使他们婚姻失败,这房子也是杨桃的,那她还有什么担心的?

    现在生孩子是头等大事,别的都是次要的。也不差钱,也不差事儿,真搞不懂这年轻人怎么想的,生就完了呗,养不了还有她这当姥姥的呢不是。

    王言哭笑不得:“妈,您这想哪去了,我们这可是天天使劲呢,一点儿耽误,下个月肯定就怀上了,您放心就是了。主要就是想着带桃子出去旅旅游,看看风景什么的。要不然等怀上孩子了,干什么也不方便。以后生了孩子,那就更没时间了不是。”

    “是啊,妈。撑死也就是这两个月了,以后哪有时间了呀。那我们不得抓紧么,好好过过二人世界。”

    薛素梅看着女儿,眨了眨眼睛,起身道:“明白了,我听明白了,这是嫌我烦人了。我这就走了,不打扰你们两个二人世界。”

    “妈,妈,您坐下,别急呀您。”王言赶紧的拦住:“就是现在结婚的婚纱照,都实行旅游拍摄,一帮人到处玩着拍。您也知道,我这不是爱好这个嘛,那些长枪短炮的家伙也都有,这不是就省了弄一帮人嘛。哪有嫌弃您的意思啊,您误会了。”

    “那她说什么二人世界什么的,这不是点我呢吗?”

    杨桃无奈道:“我这不是形容嘛,形容,就是没有人跟着给我们拍摄吗,还省了好大一笔钱呢,您不知道,要是找人跟这拍那可贵了。”

    “行了,没怪你们,要不然我也该走了。”薛素梅说道:“我不管你们两个怎么二人世界,但是孩子的事儿,你们两个必须抓紧,听见了吗?”

    “哎呀,知道了,妈……”

    “放心吧,妈。”

    瞪了亲女儿一眼,薛素梅对着王言笑眯眯:“还得是你啊,王言,那妈就先回去了啊,最近我就不来了,哦对了,你们要走的时候,提前一天回家一起吃顿饭,你说这一个月见不着,我还怪惦记的。”

    “嗨,没事儿,妈,要不您跟我们两个一起去也行。”

    “有心了,我就不去了。”薛素梅摆了摆手,看着跟那吃饭的亲女儿,很大声:“我呀,就别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走了啊王言。”

    看着老丈母娘上了电梯,王言关门回到饭桌边坐下。

    杨桃愤愤不平:“我看你才是薛素梅的亲儿子,我可能是她跟路边捡回来的,就没有这样的。”

    “行了,吃饭吧,我看妈也是跟你闹呢嘛。”这娘俩是真挺有意思的,热乎不到五分钟,三句话就能干起来。王言转移话题:“你交接工作快一点,我今天没事儿就开始收拾,等晚上回来你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

    “怎么也得三五天,主要是我需要带她都熟悉熟悉情况才行。”

    “那就尽快吧,另外上班的时候多摸鱼,好好的想一想咱们的行程。”

    杨桃不耐烦的哼唧:“哎呀,我知道了。”

    随后的几天时间,王言收拾旅行用的行李,杨桃则是在班上一边带着接她班的人熟悉工作,一边计划着去哪玩。

    趁着空隙,王言还跟着杨桃选购了两套婚纱。杨桃自己就会设计,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是要穿她自己设计出来的,但时间有限,订做也要时间,所以只能买着将就。不过结婚的婚纱是有准备的,毕竟自己偷摸设计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早有想法的,已经在订做了。同时,还得了空穿了华夏式的喜服,在故宫拍了一圈。

    用了差不多一周时间,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告别了亲人朋友,两人提着三个大行李箱离开京城。一个箱子是摄影装备,一个箱子是杨桃的婚纱,以及王言搭配的正装,还有一个装的是两人正常的换洗衣物。从离开家门的那一刻开始,杨桃就手持着录像机开始拍摄,等回来的时候要剪一剪当成回忆的。

    至于去哪,大江南北当然都是要的,有一个地方也总是绕不开的,那就是日光城,第一站就是那里。算是王言第二次去吧,以前也就是现实世界蹬自行车去过一次,其他的还真没再去过。

    时间还是太紧,有些走马观花的感觉,一个地方也就是呆上那么三两天,没什么感觉。开心是开心,却也疲惫。

    不过杨桃倒是很高兴,一路上很少哼唧,或许因为这是婚礼的一环,或许以后很久都不再有这样的机会,很珍惜。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到一处地方踩好点,然后就是穿着婚纱礼服满地晃悠,收获了许多来自不同地方的陌生人的祝福。甚至还有记者采访了一下,挖掘出了两人相识十一天定终身的事,并且还如此浪漫的自己到处游玩拍起了婚纱照,是个小爆点,经过专业记者的小小夸张润色,正经火了一阵子。远在京城的老丈母娘都打来了电话,她都在电视上看到了。

    如此令人羡慕的浪漫爱情故事,理所当然的少不了是非,或许他们也只是想要证明,这世上没有纯粹的爱情。所以在有心人的追查下,王言的暴发户身份终究是暴露了。不过问题也不大,因为那会儿他们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旅程。这种事情的热度是持续不了多久,自然而然就会沉底,所以除了杨桃不开心一阵子之外,一切顺遂。

    就这般,在一路的欢声笑语中,王言和杨桃,结婚了。

    一二年八月二十三,农历七月初七,七夕。京城四环的一家五星酒店,布置浪漫的大厅中,宾朋满座。

    一阵音乐声缓缓响起,专业的婚礼司仪走到台前:“各位亲朋好友们,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王言先生和杨桃小姐的结婚现场。”

    “是缘分让我们大家相聚在这里,共同见证一对新人最神圣的时刻。也是缘分,让他们相识、相恋、相爱,直到相许一生。而这过程中,我们的新郎新娘只用了短短的十一天,这是多么大的缘分啊。我想两个人在一起,当然可以是同甘苦共患难的走过一段日子,却也可以是我们今天的男女主角那般,互相确定对方。仅是一个眼神的交汇,就定下了今生剪不断的缘。”

    又是说了一堆,放了王言和杨桃的短片之后,司仪进入了正题:“来,奏乐,让我们请出今天的新人,大家鼓掌。”

    热烈的掌声中,王言挎着一袭婚纱的杨桃缓缓走出来,后边是两个亲戚家的小孩跟着,还有焦阳、蓝未未、李虹丽以及一个王言远方而来做伴郎的朋友。

    人其实也不是太多,亲戚朋友什么的划拉划拉摆了十桌。主要是王言这一次的社会关系太简单,什么人都没有,只有几个系统安排他认识的,走江湖结实的朋友凑了半桌,剩下的全都是杨桃那边的人。

    又是说了一堆吉祥话,王言和已经忍不住留下眼泪的杨桃相对站着,司仪走到二人中间。

    “王言,你愿意娶你对面这个女人吗?”

    “我愿意!”

    “爱她一生一世?”

    “我愿意!”

    “无论贫穷还是富有?”

    “我愿意!”

    “我论健康还是疾病,直至死亡?”

    “我愿意!”

    王言回答的坚定,同杨桃对视的眼神更坚定。

    司仪转身看着杨桃:“杨桃,你愿意嫁给对面这个男人吗?”

    杨桃早都哭的不行了,哽咽道:“我愿意……”

    王言上前拥抱着杨桃,给她力量。这种场合他经过很多次,当然即使是第一次也没什么感觉,但杨桃不行。希望遇到爱的人,憧憬婚姻,终于走到了婚姻的殿堂,哪怕俩人实际上已经在一起过了将近两个月,也还是很感动,情绪到了。

    “不是说好不哭的吗?”

    “那我控制不住嘛。”杨桃趴在王言怀里哽咽。

    收到王言的眼神,司仪说道:“新郎新娘太过激动,好,接下来让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这是后来又买的对戒,定制的,虽然杨桃抱怨浪费白瞎钱,但是看王言缓缓的给她戴到手上还是很美。

    二人互相戴着戒指,后边的焦阳看的也是红了眼睛,他跟杨桃关系最好,知道她又多渴望这一刻,是发自内心的提她高兴。

    蓝未未也红着眼,对于杨桃能这么快,找到这么好的男人,她还是不能释怀,可能是羡慕嫉妒恨吧。当然这是王言自己的想法,人家怎么想的,他不知道。

    李虹丽那个胖妞就简单多了,羡慕嫉妒祝福,她也想结婚,想嫁人。

    下边看热闹的众人,薛素梅也是哭的不行,她终于看到这一天了,高兴。苏青、段西风两口子是松口气,这事儿可算过去了,当然其中肯定有祝福。蓝彩萍就完了,羡慕嫉妒恨,坐着感觉如芒刺背,如鲠在喉,看着杨桃后边红着眼的自家女儿,她发现自己输的一败涂地,闹心还不甘心,但也找不回场子。

    另一边的跟胡七星及其女朋友坐在的一起的果然,看着台前的一对新人,无喜无悲,他还真就想看看,这俩人到底能过多长时间。

    同时,看着王言身后站着的焦阳,他不免感觉这世界真小。没想到他帮着七星接个活,帮亲妈满足一下内部价买东西的想法,去拍的那个广告公司跟他对接的人,竟然还是王言的朋友,最近屡屡巧合,挺有意思。

    交换了戒指,两人抱着啃了一口。

    “新郎新娘走到一起,走到今天,站在婚礼的舞台上,我相信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新郎王言先生,说说他爱的感言。”

    接过司仪递来的话筒,王言举起来放到嘴边:“我知道很多人对于我们相识十一天就领证,很多人并不看好我们的婚姻。但我想说的是,快,并不代表不爱,我们就是互相那个对的人。今天,是我和杨桃相识的第七十二天,我们还会有很多七十二天,谢谢。”

    说完,王言将话筒递给杨桃。

    哭泣的杨桃举起话筒:“我爱你。”

    说完就扑到了王言的怀中。她实在太激动了,以前虽然领证了,虽然一起过上了,但总觉得差点儿什么。如今,经过一个月的旅行,拍照,经过现在身披的婚纱,经过下方满座的亲朋好友,她觉得完美了。

    跟王言在一起每多一天,她的爱意就更浓一分,她一直觉得轻飘飘的如处云端,始终感觉不现实,感觉太梦幻。现在她觉得真实了,她觉得爱情真的拥抱了她。

    王言体会不到,但能理解,实在是他王某人太过优秀,太过完美,全身心的研究一个女人,很少有人能顶住。

    安抚好了杨桃,在下边好事的亲朋调笑之下,杨桃红着眼,更红着脸,死死的攥着王言的手站在一边。

    “现在我们请出新娘的家长,薛素梅女士,让她送上对女儿、女婿的祝福,大家掌声欢迎。”

    薛素梅整了整衣服,擦了擦眼泪,上台跟杨桃、王言俩人都抱了一下,接过话筒扯着嗓子:“各位亲爱的亲朋好友老同事们,大家好。”

    下边的一帮人很给面子的鼓掌。

    薛素梅喘了口气:“今天,是我女儿杨桃和女婿王言结婚的好日子,我代表自己向来到的各位致以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我很高兴,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的女儿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我很满意,也很知足。桃子她爸走的早,这些年我们娘俩相依为命…………”

    薛素梅是真激动了,跟那说起来没完没了,什么王言爹妈走的早啊,以后就拿她当亲妈,还有什么这些年为了杨桃的事怎么擦心,对王言怎么满意这那的,说了一堆之后,当然也不忘了予以老对手致命绝杀:“桃子的伴娘,蓝未未,是我的老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蓝彩萍女士的女儿。”

    台下的蓝彩萍强笑的对着四周看过来的人点头,没办法,薛素梅伸手指她了,藏不住。

    只听得台上的薛素梅继续说道:“现在我女儿杨桃结婚了,一不小心快了你一步,但是你也抓紧了,最近他们两个正在忙着生孩子,可不能被落下太多啊。我希望能够将杨桃和王言今天的这份喜气,送给你们家未未,希望她也能尽早的踏入婚姻殿堂。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大家吃好喝好啊。”

    要说薛素梅的话,也没人当真,都以为是好朋友之间的玩笑。当真的只有蓝彩萍,她知道,薛素梅就是故意气她。

    薛素梅满意的到一边拉着女儿说话,司仪又说了几句话后,王言跟杨桃对着下边鞠躬致谢,而后杨桃回去将她心爱的婚纱换下,要开席了。台上的大屏幕中,开始播放起了之前一个月,两人从京城出发的点点滴滴。

    其实要说参加婚礼的人们也不怎么关心他们到底怎么样,相比起来,他们的不幸福人家还要更关心一些。没有人太在乎他们,多数人想的还是早点吃完早点散。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也没谁差这一口饭,尽管这菜是最高标准,但他们也就是吃个新鲜,感慨一下薛素梅好命,捡了个有钱女婿就完了。心里想的,多数还是有钱人不靠谱。

    而今天的婚礼,相比原剧中跑到三亚举办,说实话,王言觉着并不现实,只是一种美好祝愿吧。毕竟亲朋好友那么多,飞到三亚一个来回的机票钱得多少?就下边那十桌人,别说杨桃、果然的家庭条件了,就是他王某人每个月收入六位数租金的选手,一笔拿出来都费劲。

    现在他这挺不错,相当够用了。而真要说,相比起人际关系复杂时候的高标准婚姻仪式,王言还要更喜欢现在这样的,简单不复杂。

    而且作为女主角的杨桃很开心,很高兴,满脸都是幸福的要死,那就足够了。

    王言、杨桃二人开始挨桌的认人、敬酒,当然不能让杨桃喝,她现在都怀上了,只不过还没到时间反应而已,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这一天,王言理所当然的喝迷糊了,在布置一新,贴着红喜字的房子中,在红被子,红被单的床上,仪式补完,正式昭告亲朋好友,成为夫妻的二人,幸福的相拥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