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三四章 回归
    自己的亲媳妇,跟苏青这个大表姐的待遇指定是不一样的。

    在回家坐月子之后,王言的药膳也没断,不过是从原本的一天两三顿,到了一天一顿,甚至几口。反正从大补到小补,温补到温温补,每天都做点儿,务必把杨桃消耗的元气给补回来。

    如此,再加上不时的照顾孩子,洗洗涮涮的,基本上没天都不得闲。婚纱店还在开,生意也还在做,肯定是不能停的。好在脑子里的资料都重新复写了一遍,现在他除了照顾杨桃母子,基本上就是坐在电脑前做后期处理。不时的还要维护一下‘桃颜’App,改改bug,添添功能什么的。

    ‘桃颜’上线运营也有几个月的时间,虽然骂的人不少,但评价也是水准之上的,而且用户也并没有局限在京津冀地区,随着用户的自主传播,在全国范围内也有一定的活跃用户。如此情况,当然吸引了一些投资机构的注意。

    他们的想法当然很简单,事实也确实很简单,基本上就是捡钱。‘桃颜’的用户基本都是对结婚有憧憬的人,都是婚庆业的主力客户。只要在‘桃颜’上集成线下婚庆一条龙的业务,发挥其平台作用,开放社区,允许用户、商家上传视频展示、交流、评论,允许各地的婚庆相关公司加入进来,或是交一定的费用,或是抽提成。不出意外,走个几轮,资本翻个两翻问题不大。

    只是王言无意再搞一把互联网,没有做社区,搞社交的想法,‘桃颜’纯粹就是他们自家店面的一个信息发布、新品展示的窗口而已。再说他现在的眼光太高,瞧不上赚的那个钱。毕竟他都开始玩航天工程了,都憧憬星辰大海了,还他妈跟那研究当中间商赚那两个钱,丢人。

    老丈母娘知道宝贝女婿照顾的很好,不用她操太多心,也就没有整天的在这忙活,只是每天上午都抽时间过来看一眼外孙子的情况。毕竟家里还有苏青带着两个月的孩子呢,她也拿苏青当女儿待的,总不能让她自己在家里带孩子。

    这天,薛素梅却反常的下午才过来,进门就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只在看到外孙子的时候,才欣慰的长叹。

    看了眼一边坐着的同样不明所以的王言,杨桃忍不住的问:“怎么了?妈?看您一脸的不高兴,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哎……”薛素梅一声长叹开头,低声道:“未未流产了……”

    “啊?未未流产了?”消息太过劲爆,杨桃忍不住的瞪大了眼:“怎么回事儿啊?前几天过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是好好的,就是突然流产了。医生说是什么染色体异常加上未未之前还打过几次胎,又是妊娠,又是什么胎盘的,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最后说是自然流产。而且这一次还清了宫,算上之前打过的胎,以后即使怀上了,也可能习惯性流产,总之就是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哎……你们是不知道啊,那蓝彩萍哭的那个惨,差点儿都晕过去了,现在正在医院躺着修养呢。你们李叔,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呢,现在在医院跟李葵大眼瞪小眼呢。那场面,我看着都糟心。”

    薛素梅摇头道:“要说这也是恶有恶报了,你说未未以前干的那叫什么事儿啊?她要是不做那些,何至于到今天啊?那李大哥和李葵他们俩,可都是盼着孩子生出来呢,这下可好,全黄摊子了。我估计啊,这心里有个疙瘩,以后未未和李葵的日子也难过。就是可怜蓝彩萍,之前怀孕、结婚的时候有多高兴,现在她就多难受,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真是,哎,未未太惨了。妈,以后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咱就别说了,未未现在这样也是自食其果了。蓝姨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咱们也就别提了。”

    杨桃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感觉,有替蓝未未的遭遇感到惋惜,但同时她心中也确实是有那么一些不好说出来舒爽。

    “我还用你嘱咐?要说我不早说了?蓝彩萍要是知道蓝未未干的那些烂糟事儿,这次说不定真就过去了。”

    杨桃看向王言:“要不明天你买点儿东西去医院看看他们?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咱们两家的关系还挺近的,不去也不好。”

    “行,明天上午我过去看看。”

    王言自无不可,虚情假意的人情往来么。听到这个消息他是不意外的,毕竟之前他就有过论断。而且即使蓝未未这个孩子真的平平安安生下来,就像他之前想的那样,俩人多半也过不长久,不离也是为了孩子罢了。现在正好,下一次李葵和蓝未未有个矛盾什么的,这事儿往外一翻,基本上就完事儿了。

    薛素梅絮叨了一会儿,又稀罕了一会儿外孙子,哎呦一声站起了身:“行了,我回去了,你们好好的照顾我大孙子啊,出了差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俩。”

    明显心情美丽薛素梅日常不放心的叮嘱,人家的没见着影呢就没了,自己家的可得伺候好了,健健康康的。

    “您还不放心我吗,妈?保证茁壮成长。”王言笑呵呵的应声:“都这个点儿了,要不您在我们这吃完了再回去得了。”

    “不吃了,苏青还在家等着呢,我得回去给她做饭。还得是你啊,王言。要不然你说我这照顾桃子,再照顾苏青,我都不敢想。”薛素梅美滋滋的挎上小包,对着大孙子道别:“姥姥走了昂,明天再过来看你。”

    小家伙啥也不懂,嘟囔着嘴吐泡泡,小手乱抓。

    没忍住又逗弄了两下,薛素梅这才离开。

    看着电梯关闭,王言关门回到屋里,坐在床上摆弄着瞎蹬腿的小家伙。

    杨桃在一边看的眼热,虽然是她带的多,但像王言这样玩玩具似的摆弄儿子,她是弄一回儿子就哭一回。

    撇了撇嘴,暗骂了一句小没良心,杨桃哎了一声招呼爱人:“你说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未未以后可怎么办呐。”

    “还能怎么办?”王言头也不抬,抓着小家伙的两只手左摆右摇,漫不经心的说:“能过过,不能过离,多简单的事儿啊,你就别替人家操心了。”

    “谁替她操心了?”杨桃没好气的小拳拳伺候:“说实话,我心里还有点儿高兴呢,就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嘛。”

    “那有什么想的,反正日子是李葵他们两个过的,咱们就跟一边看热闹呗。过不好咱们就笑笑,过好了那也是人家的能耐么。你想让人家过好还是过坏啊?”

    “我也不知道,顺其自然吧。毕竟我们也没那么大的仇怨,总不能诅咒人家,是吧?”

    王言抽空比了个大拇指:“还得是我媳妇儿大度。”

    杨桃翻了个白眼:“少说没用的,我饿了,赶紧出去买菜给我做饭去。”

    “得嘞您呐。”王言应声,转身小跑了出去,大人小人都不能饿着……

    第二天,王言去慰问了一下脸色煞白,眼睛红肿,明显哭干眼泪,躺在床上不发一言的蓝未未,又跟明显没有休息好的李葵说了一些宽慰的话,跟李兆先也说了一些好话,应付一番算是过去了。

    接下来蓝未未跟李葵的日子当然不出所料的,不好过。

    在流产之后,李葵当然不会说什么刺激蓝未未,尽力的在修补蓝未未心中的创伤。但是蓝未未知道,李葵是想要一个孩子的。所以她又提起了收养孩子的事,经过大半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健全的,没有毛病的三岁孩子带到了家中。

    本来想的挺好,俩人好好教育,以后也不告诉孩子真相。但是生活的琐碎,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矛盾。

    自从发现怀孕后,蓝未未就辞了瑜伽教练的工作,现在结婚之后,孩子没了,但又领养了一个,所以她也没再出去工作,整天的在家里看孩子。但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时间一长,蓝未未的热情也就没了,对领养的孩子也就没那么上心了。转而开始消费,开始保养自己。她觉得只有自己美丽长存,李葵的心才能长留。

    但很可惜的是,李葵在意的是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他认了,但是不能不照顾吧?一天天在家呆着,屁事儿没有,还照顾不了一个已经三岁的孩子么?而且蓝未未的消费并不低,他年薪是百万没错,他可以给自己的女人花钱也没错,但是每个月都能花上四五六万,这就有点儿不对了。最关键的是,还消费在他认为没什么大用的地方,更关键的,每个月花那么多钱,他没在孩子身上见到多少。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王言和杨桃,那不比他有钱多了?尽管人家每个月都赔十多万,但那和纯花钱是两码事儿,而且现在人家名气都打出去了,虽然还是赔,但眼见着的是马上就要盈利了。除此之外的其他消费,杨桃也没那么花啊。

    所以无法避免的,俩人有了争吵,有了翻旧账。

    蓝未未很委屈,她花钱是为了谁?还不是想要让李葵享受么,这都能怪她?说来说去,不就是因为她不能生嘛。结婚之前那会儿也没说这些啊,领养孩子也是他们提出来的,怎么现在反倒是有毛病了?

    李葵也很委屈,他辛辛苦苦挣钱,就为了老婆孩子幸福。结果老婆幸福了,孩子什么也没感受到,钱还没少花。说她吧,就是不爱她了,就是因为流产的事儿在埋冤她,这他妈的。

    所以自然而然的,俩人结婚不到一年,离了。

    李葵不是傻子,爱也不能当饭吃。所以结婚的时候,他并没有将蓝未未的名字加在房产证上,只是给了不少的彩礼。蓝未未当时虽然承认了自己爱钱,但为了表示自己的敢爱敢恨,也没有闹着要加名字。所以离婚了之后,蓝未未得到的只有之前的那些彩礼,一柜子的衣服、包、鞋,剩下的啥也没有。但相比起她打工的收入来说,她赚了,还是大赚。

    收养的那个孩子蓝未未当然不会要,那孩子是无辜的,也不能再遗弃一回,李葵整天上班也没时间照顾,所以最后交给了李兆先带着,李葵抽时间过来陪着。

    那孩子交给李兆先,差不多就是交给薛素梅了,因为他们俩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已经领证了。不过是俩人都不好意思,只通知了一些走的近的亲朋好友,请人吃了一顿饭,也没有太声张。

    薛素梅的日子那是相当开心,两个小的没长大,现在还有个大的陪着,关键老李大哥体贴人,宝贝女婿又是个孝敬的,除了苏青那里需要她操操心,其他的没什么要她忙活的。

    而她的老对手蓝彩萍,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往上凑合了。经过了女儿的婚姻失败,她也不管蓝未未到底嫁不嫁了。主要现在蓝未未实在没有市场,二婚不说,还不能生,实在难嫁。

    蓝未未离婚之后,又做了瑜伽教练,她也知道自己的条件,也不着急了,就碰。跟李虹丽似的,偶尔交交男朋友什么的,看着是挺好的,具体好不好,那就不是外人知道的了。

    在离婚之后,蓝未未就基本上不怎么跟杨桃、焦阳、李虹丽他们玩了,她从来知道,自己融不进去,处于朋友之上,但远没到好朋友的那种位置。现在她经历了这些,她自问没有李虹丽那么不要脸,也就不往上凑让人看自己的笑话了。

    对此,杨桃知道,但没什么想法,有的话,也只是缅怀一下遥远的小时候,众人一起发生的事。但她遥远的小时候,远没有现在自家儿子的小时候重要,也就那么地了,没有谁离不开谁。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 瀹夎鏈€鏂扮増銆傘€?/p>

    自从出了月子,虽然还是在家的时间多,但杨桃还是闲不住的跑到了婚纱店里忙活,留王言在家里看孩子兼做后期处理。等到孩子大了一些,能见风了,正好天气也不错,新家离婚纱店也不远,王言会带着孩子溜达过去吃奶,然后再溜达回家,基本成了居家宅男。

    这种情况等到断奶之后才好,多数时候把孩子带到店里有杨桃带着忙活,少数时候给闲不住的薛素梅带着,王言才抽出了空去干摄影,去剧组打白工。不同的是,因为他的水平提高,加上他交朋友的本事在那,已经混到了大导演的剧组打白工,进步相当大。

    如此反哺回来的,就是店里那些摄影师的水平相应提高,拍出来的更加好看,最直观的就是价格一年比一年高,生意却根本忙不过来。

    做大做强的想法,王言是一点儿没有的,所以压根儿就没想过开分店什么的。杨桃也是如此,她想做出最美的婚纱,不是想开最大最赚钱的婚纱店。所以店面还是那个店面,一点儿没有扩大。并且在婚纱店回本不再赔钱之后,杨桃都不管店里的具体操作了,而是升了手下做店长,她专心的设计婚纱,同时还结交了不少的设计师朋友,沉浸在热爱的事业中,这是她的幸福之一。

    在孩子上学了之后,两人的时间更多,再加上都是老夫老妻了,王言也开始不着急。少数的时候,带着没有灵感,找不到感觉的杨桃,以及每天赖床不想上学的儿子一起出去旅游。当然,旅游的地方是剧组所在的城市。多数时候都是他自己出来跑的,反正交通也发达,时常的就出来晃悠个三天五天的,小日子也挺滋润。

    这一次他真的什么也没干,除了开发出摄影及其相关技能,剩下的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倒是也没有腻的感觉,还挺舒服的。他已经有许多年,没有一闲就闲着么长时间。尽管他经营公司的时候,也多是甩手掌柜,但也要分精力的,还要参与各项目的研究。虽然看着挺闲,但那也是对他的实力来说的,精力也没少消耗。

    就这般,匆匆七年而过,又一次到了二零年的大年夜。

    薛素梅的家里,电视打开放着声,却没有人看。

    “刚才我给李葵他媳妇儿发消息,说是还没醒呢,西风在里边打呼噜,李大哥也在那迷糊呢,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爷们儿还就得是王言的酒量好,年年的,都是他帮咱们忙活忙活。”

    薛素梅看着杆饺子皮的宝贝女婿,直竖大拇指。

    王言拿着擀面杖,手上动作不停,笑着说:“就是他们不能喝,不是我酒量大。”

    李葵当然不可能单着,后来经人介绍又找了个媳妇儿,京城的,独生女,家里条件也不错,人也挺好。别的不说,最起码对于李葵之前领养的孩子没一点儿意见,照顾的非常好。这些年过去,也给李葵生了两个孩子。

    因着李兆先的关系,大家走动的也挺频繁,索性过年的时候就一起在饭店吃午饭了,热热闹闹的也挺好。晚上的时候,李葵到他老丈人家那里吃,李兆先这个薛素梅的合法老伴则是在这边。

    大表姐苏青包着饺子,点头认可:“那确实,哪年都是王言清醒到最后。”

    “这时候就别低调了,往常不是总说厉害嘛,现在真厉害你还不承认。”已经四十岁,还是那么美丽,没受岁月侵蚀的杨桃笑呵呵的看着自家的男人。

    “爸爸厉害!”不远处坐在地毯上,跟大他两个月的段青澜一起玩玩具的,已经上了一年级的王杨给亲爹最高评价。

    段青澜在一边不服:“我爸爸也厉害。”

    “厉害怎么睡觉呢?”

    段青澜无言以对,起身颠颠的跑过来抱杨桃的大腿:“小姨,他欺负我。”

    “嘿,你这倒霉孩子。”苏青看着自家女儿哭笑不得:“杨杨可什么也没干,就欺负你了?是不是屁股痒痒了?”

    段青澜吐了吐舌头,悄悄的跑到一边。

    王杨根本不在意姐姐的诬告,随手把玩具扔到一边,跑过来拖了椅子踩上去:“姥姥,大姨,妈,我帮你们包饺子。”

    “我也要包,我也要包。”听见动静,刚做下来的段青澜又跑了过来。

    杨桃摆手道:“去去去,你们俩别捣乱,看电视去。”

    “没事儿,包就包呗,来,姥姥教你们。”到底还是隔辈亲,薛素梅对这俩小家伙一直都是各种维护,惯的不行。

    好在的是,王言带孩子一流,学习好不好不说,不是那种无理取闹,没事儿嗷嗷哭的。主要他也不在乎孩子的学习成绩,兴趣爱好什么的也不管,孩子想学就学,不学拉到。

    这么多年,这么多孩子,不谈其他方面,大方向他就只培养两个,一个阅读思考的习惯,一个锻炼身体,只要保持住,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主要也是他这个当爹的有钱,能够保证孩子以后的生活。要是他现在的生活环境,还是他成长的那个环境,那肯定没说的,不学习还等啥呢,好好学,考个好大学,选个好专业,踏踏实实找个班上比啥都强。

    说说笑笑的包好了饺子,叫醒了迷迷糊糊的李兆先以及段西风,等他们俩清醒清醒之后,饺子也煮好了。也没什么等十二点守岁的意思,不让放炮,春晚也不好看,物质的极大丰富也没有原来的感觉,早早的吃完饭睡大觉比啥都强。

    一家人也没什么太多说的,毕竟平常就没事儿总是一起吃吃喝喝,过年了也不多啥。使大年夜的饺子好吃的,是王杨和段青澜两个小家伙的童言童语。

    吃过了饭,王言一家三口也没有久留,地方不够睡,而且离的也不远。由杨桃开车带着王言爷俩,在万家灯火,满城霓虹之中,一路畅通无阻的会到了家。

    王杨毕竟岁数小,精力旺盛也消耗的快,早都睡着了,王言抱着他上了楼,也没叫醒再洗个漱,而是直接将其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他跟杨桃则是在洗漱过后,躺回到主卧的被窝里漫无目的的说着午夜闲话。今天这样的一个日子,闲话的主要内容无外乎回顾回顾以前,再展望展望未来。就这般,不知不觉的,忙活了一天的杨桃也沉沉睡了过去。

    借着外面的微光,王言轻轻的起身给杨桃盖好被子,随即出了卧室,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回头扫视了一眼这个呆了好几年的家,最后定格在墙上大幅的三人全家福。

    那是王杨一周岁的时候照的,小家伙挺有精神,窝在他的臂弯中好奇的眼睛看着镜头,杨桃倚靠在他的肩头,伸出一根修长玉指,戳着亲儿子的小脸,熟悉的露着一口小白牙,笑眯的眼中,是满足,是幸福,是今生有你,是此生无憾。

    王言深邃的眼神在黑夜中亮的吓人,他扯起嘴角,微微一笑。

    笑着的同时,他毫不犹豫,熟练的拉出面板,操作选择……

    神秘蓝光凭空而生,由一个点瞬间放大,吞噬了嘴角仍然残留着笑意的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