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四一章 新的分配方案
    早上,迎着朝阳,呼吸着山间清爽的空气,王言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这土匪窝子是在山阳,偏东的一块还算平整的地上,看着后边山上的挖掘痕迹,八成是炸出来的,毕竟土匪要是有挖山那个劲头,也不至于上山落了草。

    平地上的,如同山下一般,也是密集的木制建筑,可能是冬天太冷的关系,他们这的房子虽然是木质,但外面也是培了泥,外面看着跟早年间的土坯房差不多。

    最边上的伙房中,负责做饭的厨子已经开始忙活这一帮土匪的早餐。这山上的生活也不容易,好几十号人的饭做着,一天天就忙活了。分工还挺明确的,两个做菜的,其他的小土匪排班帮厨,择个菜洗个碗什么的。要说这山上最有前途的,也就是这俩厨子了,见天儿的做大锅饭,也是个手艺,算是在山上进修了,下山也是有一技之长……

    当然也不是说其他的土匪都是享受的,那不现实。很多人这一天也不清闲,出去逛一逛,打听打听的情报,找找目标什么的,他们刚占了这边没有太久,虽说收了以前土匪的遗产,也不能坐吃山空。再说了,那些遗产是独山龙的,跟他们这些手下可没什么关系,不出去打家劫舍,就等着饿死吧。

    朱开山看了眼一边被塞着嘴绑在木架子上,皮开肉绽不成人样的六个人,一个是昨天他来时被绑在里面的,后面五个是昨晚乱枪偷袭他们的。

    不得不说一句,他这兄弟是真狠,连夜把喝多了的手下人都拉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他拿了一把小刀,一刀,一刀的剐了这些人的腿。技艺还他娘的挺高超,森森白骨露在外面,人疼的嗷嗷叫,还没流出多少血来。想起那个画面,他现在都忍不住打怵,太生性了。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把家败没了的样子,神秘。回去他得打听打听,这兄弟到底是干啥的,好奇。

    这般想着,看着跟他一样永远直挺挺的身影,开口问道:“现在你当了土匪头子,官府那边不可能让你做大柜,他们也不敢,你怎么打算的?”

    “一个大柜而已,有没有无所谓。今天我去跟他们谈一谈,到时候再说。”王言转头道:“后边关着的那个姑娘看到了?”

    “说是下边大黑丫头的女儿。”十四岁,被山上的这些人给祸害了,他不知道王言以后怎么样,不知道凭着那么狠的劲头,会不会更畜牲。

    “老朱大哥,你放心,我王言再混账,也干不出这样的事儿。也就是我现在手上没有合用的人手,要不然这些畜牲崽子有一个算一个,早都弄死了。”

    其实真畜牲的,没有太多。敢跟他动手的,昨天死的那些,算上挂着的六个,都在那里了,也算是给了那小丫头一个交代。山上的女人是稀罕物,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想当畜牲都当不上。

    朱开山点了点头,他信:“那大黑丫头你打算怎么处理?”

    “看她自己,是走是留都随便,用不着她当奸细。”摆不平那些淘金客,他王某人也不用混了……

    吃过早饭,让于震海找了枪法比较好的用汉阳造,那些烧火棍实在是看不上眼,不少还是燧发打钢珠的呢。就是他当皇帝那会儿,到后期都是全军栓动步枪了,甚至半自动步枪都少量装配了,现在这太差劲。

    算上朱开山,一行十三人晃晃悠悠的扛着枪下了山。

    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山上的土匪跑路,因为他登记了那些人的信息,谁跑就杀谁全家,绝户的就刨祖坟,也不怕被骗,他弄了互保,这土匪基本都是跟这边混的,平日里闲聊肯定也有家庭。再配合上现在还挂在架子上被人强制灌饭保命的六个人,加上昨天洗脑的远大前景,非常有说服力。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给土匪们上着课,很快的就下到了山脚,外面的路口,距离金厂五里的地方,远远的看着那边的一排土坯房。

    “大当家的,那就是官兵们住的地方,他们跟我们一起,负责咱们这边,还有牛头岭那边的巡山。他们有一百多人,基本上人手一条枪,咱们和牛头岭那边的绺子加一起都打不过他们。所以独山龙才跟那个林中虎一起,给他们打下手,都是分三成。”

    王言点了点头,抬腿就向着那边走去:“走,咱们去会会他们。”

    把手的小兵看到一行人过来,连忙将背在身后的烧火棍端在手中:“站住,你们过来干什么?”

    要都是这种枪,别说一百多条,就是两百多条用处也不是太大。时代变了,烧火棍没用了。

    于震海懂事儿的上前介绍:“这位兄弟,我们有事要求见大人,劳烦通禀一下。”他们都是大字不识一个,不懂官府兵制,除了小兵,见个军官就是大人、将军的招呼,反正总没错的。

    那小兵看了眼一边赔着笑的几人,留下一句‘等着’,转身跑进去通报。

    未几,小兵跑出来看着他们:“只准一个人进去,谁说话算数?”

    王言拱了拱手,笑呵呵的跟着他走近了其中的一间屋子。

    老破土房子,环境肯定好不到哪去,这当官的也不例外,顶多就是用的东西好点儿罢了。一个穿着官服,戴着帽子,喝酒吃肉的男人瘫在宽大的椅子上喝酒吃肉。之前已经跟那个独山龙打听了,这家伙姓张,叫张义安。

    王言拱了拱手:“小人王老五,见过张大人。”

    “王老五?没听过这一号啊?独山龙呢?”

    “山里出了乱子,独山龙不小心死了,兄弟们抬爱,推举小人做了大当家的位置。这不是就过来拜见张大人,求大人关照一二。”

    “不小心死了?我看是被你弄死的吧!”张义安冷哼一声,盯着王言,直到王言心虚的眼神躲闪,这才一声轻笑,喝了口小酒:“我不管你们土匪窝子里边怎么斗,这老金沟的事儿可不能耽搁了,要是出了问题,你就跟独山龙做伴去吧。”

    “是,大人。”王言拱了拱手,赔笑道:“正要跟大人说这事,昨天那些淘金的人跟金大拿发生了冲突,把金大拿兄弟俩都弄死了,所以现在这边没有大柜了,还要大人再指派一个人过来。另外关于金子分配的事,小人有一些想法,请大人考虑考虑。”

    “说!”

    “以前咱们的分配,是大人占六成,我们占三成,那些淘金的算上吃喝、工钱占一成。但是大人,这些人不老实,总想着搏命偷运金子,虽说咱们严防死守,总是有不少人拿了金子出去的,这山林子那么大,我们放不住那么多人。所以啊,小人想着,是不是重新改一下方案,大人拿五成五,小人拿两成五,剩下的两成,一成还是支付这些人的生活,另一成让他们带走。如此一来,多劳多得,还不用没命,他们还不是卯劲干?咱们得的金子也更多,大人以为如何?”

    张义安连连点头,扔了手里的大骨头棒子,拿着小手绢擦了擦嘴巴子,玩味的看着赔笑的王某人:“你说的对,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好。就按你说的,从你们的份子里拿出一成给那些淘金的,你觉得怎么样?”

    王言脸都没变一下,眼都不眨,想也不想的说:“哪里有小人觉得的份,还不都是大人做主?为了大人多得一些,小人让这一成也无妨,有两成够兄弟们喝酒吃肉,也就知足了。”

    “你不错。”又一次感受了权力的威严,张义安哈哈大笑,给王言倒了一杯酒:“来,一起喝一杯。大柜的事,这两天我寻摸一个,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谢大人,全听大人安排。”王言笑呵呵的捧着小酒盅,示意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告了个辞转身离开。

    带着一干手下,王言跟朱开山回到了金厂。一群人正在那边干活儿呢,远远的见着一行人过来,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把人都聚到一起,王言踩在一张椅子上,对着二百多号人大声喊:“兄弟们,昨天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现在,我王老五,成了山上的土匪头子。大家都是一起厮混了两个月的兄弟,我王老五虽说上山当了土匪,但是也不想坏了跟大家的情谊。”

    “是啊,王老五,我们平日里对你可不错啊。”

    “你发达了,可不能忘了我们,于情于理的都得照顾我们呐。”

    ……

    受不了这乌泱乌泱的聒噪,王言举枪,拉栓上膛,枪口向天就是一枪,吓到一群人推搡着退了好几部,见到人们认清了现实,安静下来,这才继续说道:“知道大家伙都想发财,都想运金,我跟你干活的时候我也想,但现在我肯定不能让你们运走。现在我王老五当家了,这规矩就要变一变。以后,大家挖出来的金子,九成交柜上,一成自己留着,也可以交柜上按照外面的价格兑成银元,多劳就多得。”

    “即使真的运气不好,一年到头都没淘到金,没有关系,过后我会核定出一个公允的价格,不让弟兄们白忙活,也给你们算工钱。话我先说好,已经给你们让步了,那就不要不知好歹的贪心。以前被抓到是一刀砍死,要是以后运金被抓到,那就是想死都难了,不要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说完话,王言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直接摆手让他们散了干活。他这正经够意思了,以往他们别说已成,能拿三分都是烧高香,运金还有没命的风险,现在这要比原本好了不知道多少。当然,他话说的明白,总是有贪心的么,那就得好好收拾了,必须狠狠整治,慑住他们。

    “兄弟啊,这一成是从你们那份子里分出来的?”见着众人散开,尽管心中有答案,朱开山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嘴。

    “是啊,要不然他们也不能干呐。要不是还用的着咱们,早把咱们给剿了,还能合作分三成?”随口回了一句,王言吩咐手下:“分两个人回山上把那个姑娘带下来,给人家送回去。”

    “是。”不用吩咐,这十多人也知道自己的地位高下,两个人自觉的转头离开。

    接着,王言安排了一下守卫的事,他不打算安排人在外面埋伏,而是在附近找找合适的地方,直接就把土匪窝搬过来,就地看着,看谁活腻歪了敢运金跑路。当然主要也是山上不适合练兵,要找个开阔、平坦的地方才好。

    以前的两个月,他也只是在这金厂转悠,旁的地方是一点儿没看过。所以在安排了事情过后,王言扛着枪,跟朱开山俩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起来。

    朱开山懂事儿,路线是他选的,一边走着,自己就念叨起了金脉的事。

    “兄弟,当年我和贺老四把这附近的地方基本都走遍了。往前走三里有个小沟,就是一条没被发掘的金脉,具体的储量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是肯定有。贺老四是点石成金的高人呐,他说哪儿有金子,哪儿就有金子。我跟着他也就是学了个皮毛,要是他还活着,可咱这华夏走上那么一走,那可不得了啊,可惜了……”

    王言觉得朱开山在给他的好兄弟贺老四吹牛比,但是他没有反驳,只是附和道:“太正常了,天妒英才嘛,人太厉害也不行。”

    朱开山摇头一笑:“这附近,大大小小的金脉十八处,没被发现的还有六处。要说这事儿也神,他们在老金沟这挖了几十年,周边也找人探过,但就是没找到那六处。我们虽然没采出来,但是贺老四估摸着储量不少,我相信他说的话,毕竟现在这老金沟的矿这么多年都没采完,他们是一条脉上的。按照贺老四的说法,这边的也只是一条大一些的分支,你想想主脉那得多少?所以兄弟啊,你是大发了。”

    说的太神了,王言对这些东西又不了解,寻龙点穴他倒是懂,但是这看金脉他是一窍不通。没有较真,只是哈哈一笑:“要是真那么大发,老朱大哥,兄弟肯定不能亏待了你。”

    “咱们兄弟俩还说那些?就是不大发,你能亏待哥哥我?”

    “当然不能了,说实话,我在这世上,啥也不剩了,就剩你这么一个把兄弟了。现在咱也是有三十多条枪的人,能让你老哥吃亏了?等到今年一过,咱们的好日子就算是来了。”

    “是啊,终于能享福了。本来我还以为,这一趟要交代在这了,没想到啊,真是世事无常……”感慨了一番,朱开山问道:“兄弟,这金矿你打算怎么采啊?外面是官兵,周边是土匪,说不好淘金的里面也有他们的人,想要在人家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淘金,那可是难比登天啊。”

    “你也知道,官兵一百多条枪在那驾着,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当然,即使实力够了,也要闷声发大财。所以啊,下一步我打算弄死隔壁的那个什么林中虎,吞并了那边的人手。如此把着这两边,收入多一些,集中钱财先买点儿好枪回来,提高一下战斗力自保,淘金的事明年再说。实在不行,就让那些土匪上手淘金,就是慢一些,不可能露出去。”

    “你想的周到,我就不替你操心了。今天我带你把这附近的金脉都走一遍,前边就是第一个坑,紧走两步,马上到了……”

    五道沟,顾名思义,五个沟,老金沟也仅是其中一个而已。这个五道沟是大沟,其中还有不少的小沟,沟与沟之间距离也不近,所以整个五道沟是不小的。逛了一天,看了六处没被发掘的金脉,其他的那些据说已经挖完了的,没再过去看,就是有,也不过一些金末子了,不必看。

    以后的老巢也选好了,就在金厂翻了山过去不过二里,有一片开阔的平地,还有一条水流不大的小河,叫个山清水秀。附近的树木什么的也够,盖个房子、烧个炕什么的是完全够用了。

    从上午回来,看了整整一天,两人这才摸着黑,借着星光回了金厂,按时间来看,估摸着也得是个八点多了。

    看到不远处山坡上亮着灯的唯一的小店,王言笑道:“走吧,老朱大哥,咱们去喝点儿酒解解乏,这走了一天,还真是有点儿累了。”

    朱开山连连点头,他才是真累,至于他的好兄弟,他是一点儿没看出累的意思。忍不住的,加快了脚步向那大黑丫头的店里走去,也不知道那娘们儿是走是留啊……

    店里,一个还算周正的小姑娘呆滞的坐在凳子上,大黑丫头丁慧莲坐在那自顾抹眼泪,大金粒烦躁的揉着脑袋,小金粒坐在一边抠手指。

    听见门口的动静,一家四口人齐齐的看了过来。看清来人之后,小丫头唰一下跑到亲妈丁慧莲的怀里躲了起来,身体发抖不敢看人,大小金粒兄弟俩激灵一下站起了身,不知所措。

    女人本弱,为母则刚。丁慧莲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王言磕头,嚎啕大哭:“王兄弟,谢谢你,谢谢你啊,我给你磕头了,给你磕头了啊……”

    王言没有上前去扶,跟朱开山坐在一张桌子旁:“行了,别嚎了,好酒好菜的赶紧给我们哥俩上来。”

    “哎,哎,这就去,这就去。”丁慧莲起身抹了一把眼泪,赶紧的拖着害怕的女儿跑到了后边忙活:“大金粒,快给他们上酒,再拿点儿花生米先喝着。”

    “啊?哎……”不知所措的大金粒听到亲妈的招呼,赶紧的转头跑到一边抱着一坛子酒过来,懂事儿的小金粒利索赶紧着跟上,拿了两个小酒盅,装了一盘子花生米跟着放到了桌子上。

    看着大金粒给倒好了酒,王言招呼了一声:“来,老朱大哥,走着。”说罢,二人碰杯,一饮而尽,吃着花生米压酒。

    见着二人喝了一杯酒,站在一边的大金粒一下就跪那了:“王大哥,我想跟着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小金粒也不客气,紧跟不落:“我也想跟着你,王大哥,你是好人,跟着你肯定没错。”

    “这还有上赶着找死的。”跟朱开山调笑了一句,王言转头笑吟吟的看着兄弟俩:“我现在是土匪,不知道?”

    “知道,土匪也是好土匪,肯定不做坏事。”小金粒活泛,说话好听。

    大金粒连连点头:“对,王大哥,我觉得跟着你肯定有出息。”

    “不做坏事也要拼命的,你们能行?不忙着回我话,明天你们兄弟俩上山看看那几个挂在架子上的人是个什么样。要是还想干,再过来找我,送死的炮灰也有用,好赖能挡两颗子弹不是。现在,滚一边去,别影响我们哥俩喝酒。”

    以前和善,让人忍不住亲近的王大哥,不知怎的,看起来竟然那么吓人。兄弟俩赶紧的爬起来,跑到一边坐在一起,小声的嗡嗡,也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不大一会儿,丁慧莲端着小炒的菜过来,还弄了两个大饼子:“早就听说你们俩出去逛了一天,快吃饭吧,我再炒两个菜,你们吃好喝好啊。”

    “不忙,不忙,我问问你。”朱开山笑呵呵的扫了一眼躲在后边偷眼瞧的小丫头:“你以后什么打算啊?是在这接着干啊,还是回家过日子?”

    “不干了,等过了今年我就走了,回家开个小店,日子过的去就行。”丁慧莲转身跑去拿了个酒盅,倒上酒举着杯:“幸好有王兄弟在,要不然我们害人性命,不知要犯下多大的错,造多少的孽呢。我是个妇道人家,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王兄弟,我敬你一杯。”

    王言应下,跟着喝了一杯:“行了,心意我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丁慧莲点着头,小跑着去了厨房忙活,她自己是不行了,人家看不上,那就拿出最好的手艺来,让这俩人吃好喝好,也算是尽心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