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五三章 大婚
    五零年,九月十九日,农历八月初八,上吉,宜大婚。

    白饭鱼这个当爹的,比王言和白小姐俩人还要着急。自从上次正式见过一面,通过接触知道王某人是个如意闺婿,又知王言让他做主,那还有什么说的。

    第二天亲自找大仙算了吉日,而后预定酒席,联系照相师傅给他们一起拍照,订制请柬早早的发出去。

    白饭鱼作为九龙城的大捞家,人脉自然是不用提的。嫁女这么大的事,除了极特殊,多数都会来捧场的。港九的一部分流氓头子,警队的一票华人探长,从政的这个署那个局的一些当官的,商界一些有名有姓的,还有几个太平绅士的后辈代表,以及九龙城内的许多出位的头面人物。这阵仗在港九的华人圈里,即使距离最顶尖有那么一些差距,但是也不差了。

    王言本身的人脉就差了许多,相对来说,他认识的上层还比较少,不过他认识的平常人非常多。为了表示对那些人的看重,他邀请了一些普通的军装、便衣,还有工厂中的那些警员家属,以及最初慈云山那边的老头老太太们过来,特意给他们开了几桌,有猪油仔和雷洛热情的招呼着。

    这么多人,好在办岛酒店足够大,要不然还真的不好支应。

    这不是王言第一次在办岛酒店办事,不管现在还是以后,这酒店都很坚挺。尤其现在这会儿,其地位比以后要更高,排面够用。

    在仪式过后,王言同白小姐由白饭鱼带着,一桌一桌的介绍。是给王言介绍人脉,推他出位,尽管他本来就很出位。但是有人好办事,自古皆如是,能行方便就没必要绕弯路。

    所以王言热情的叔叔伯伯大哥大姐的认了一圈,加上白饭鱼有方法的介绍,基本上谁靠的住谁靠不住都清楚了,有了今天的一杯酒,借着白饭鱼女婿的身份,以后有事他就可以找上门去。再算上白饭鱼的财力支持,这是原本雷洛进身的关键。

    对王言来说,这些当然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他才是个高的那一个。即使没有白饭鱼的介绍,他自己也能结识到,不过多费劲罢了。

    很快的,一桌桌的喝过去,到了颜童所在的探长那一桌。

    “来,阿言,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颜童,你们都熟悉了,这是蓝刚,他是刘福……”

    白饭鱼相当够用,前排的华探长都找来了。一通商业互吹之后,白饭鱼看着颜童:“我听说颜老兄跟阿言有些矛盾,你们都是警队的兄弟,你还是他的长官,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觉得大家没有必要纠着过去不放嘛。”他是对颜童说的,眼神却是看着其他的几位探长。尽管王言已经跟他讲明了其中关系,但他还是想要缓和一下,毕竟动动嘴的事,试一试也不打紧。

    至于说为什么请他们过来,是因为白饭鱼本来跟他们就有牵扯,有不同程度的合作。都是混社会的成年人,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我和他不好,你就得二选一。

    颜童哈哈一笑,摆手道:“哎,白兄弟,你说的都是误会,我和阿言能有什么矛盾?我们一直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嘛。而且以你我的关系,阿言娶了你的漂亮女儿,做了你的女婿,我们的关系不是更近一步,是吧,阿言?”

    这老小子不要逼脸,跟这抬辈占便宜呢。王言哈哈一笑,张臂上前一把搂住颜童:“童哥,上一次你我见面祥谈甚欢,恍如昨日是历历在目,怎么今天如此生分?”

    感受到搭在肩上的力度,颜童抽了抽嘴角,面不改色的笑道:“古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阿言呐,你的变化太大,童哥我不敢认啊。谁能想到,上次还是一个便衣,今天就抱得美人归,成了大名鼎鼎的白饭鱼的如意闺婿,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哎,童哥言重了。上次是个便衣,现在也还是,只是如今能跟月嫦走到一起,确实要感谢童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啊。”

    你把老子搞到沙头角,这事儿没完……说话讲方式,有正话反话废话,颜童是人精,自然听明白了,想要将胳膊搭在王言的肩膀上装个好兄弟,但是无奈身矮臂短,搭了个尴尬,当即哈哈一笑:“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啊,还不是你言哥靓仔,白小姐靓女,你们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嘛。不过你最近这几个月做的大事我们可是都知道啊,现在警局里不知有多少兄弟感谢你呢。

    给他们的家人提供工作,开高薪水,给高福利,你是不知道,阿言,现在全钢的华人警员都称你王大善人。就是我们几个探长,对你也是佩服的紧啊。果然英雄出少年,一浪更比一浪强啊。以后啊,咱们多来往,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要向你学习,与时俱进呢。”

    “是啊,阿言,现在警员们提起你那是直竖大拇指啊,我们华人警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团结,你是实打实的大工程。”说话的是蓝刚,一个方脸,浓眉,面相如其名班带些刚强,头发又些自来卷,被整齐的打着摩丝背到后边,看着挺有气势。

    在座的其他探长也是纷纷出声说话,就是一个意思,你王言是真能耐啊……

    颜童有点儿赖了,本来是他们两个的交锋,现在这逼哪壶不开提哪壶,拉着其他的探长统一战线一起跟他嘴炮,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面对一群人明里暗里的嘲讽打压,王言哈哈一笑:“多谢各位前辈的认可,以后我一定继续努力,祝各位长官生意兴隆发大财。宾客还有不少,我们就先失陪了。”

    他没说软话,说什么以后合作共赢这那的。因为坐在这一桌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野心家。

    真说起来,也不过就是怪他挑起了华探长之间的内卷,害他们多花钱而已。虽然有些恶心人,但也确实是一个收获手下衷心的好办法。以前他们没办法照顾底层警员,只有出位的才能到他们的眼,其他人累死累活赚的还不多,是有怨气的,现在才是大家一条船,同进退。

    而他们本身又都是竞争对手,不是一条心的。干点儿什么事,后腿拖的厉害。即使现在看起来是一起针对他,但说不好听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探目,跟他们这些掌控大油水区的探长怎么比?完全犯不着花多大精力对付他,紧要的还是其他的探长。

    “爸,你怎么把他们叫过来了?”

    “都是朋友嘛,我和他们也有往来,这么大的事儿不可能不通知的。”白饭鱼摇头一笑,随口应付了一下小天真的宝贝女儿,转头看着宝贝女婿:“阿言呐,看来你现在是真的犯众怒了。”

    “没什么大不了,爸,你还不知道他们什么德性吗?我现在虽然名头比较响,但不也还是一个小小的便衣么,说到底他们还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所以只要我安心发展,不主动找事,他们不会刻意针对的,问题不大。”

    还是那句话,开过口之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尤其他的厚脸皮。该叫妈叫妈,该叫爹叫爹,左右一个称呼,没什么大不了。

    白饭鱼笑呵呵的摇头,他就喜欢宝贝女婿这种淡定劲:“行了,不说他们了,还有不少客人呢,你还能喝吗?不行可别逞强,要是新婚之夜你醉熏熏的躺那就睡,月嫦还不得埋冤死我这个老爸啊。”

    “哎呀,爸,你老不正经啊,看你说的什么话,讨厌啊……”白月嫦是适应了,但是亲爹说这个,她也受不住,不高兴的瞪着亲爹。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咱们去下一桌,去下一桌。”

    今天场面大,人也多,真的一桌一桌敬过去,他的非人酒量也遭不住。白饭鱼也没有要王言非得挨桌敬的意思,两家就他一个长辈,合该有他以及他手下的一些元老招待。

    他也就是敬了不到一半就不行了,实在是人太多。当然他没有忘了自己找来的那几桌,在自己还行的时候,最后跑到了那边带着白小姐一起,亲切的问候了在场的所有人,关心他们的生活好坏,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他帮助,充分的让人感受到的关心以及尊重。

    这些人都是选出来的代表,回去后必会传扬今天的盛况,也会知道王某人对他们的好。当然,他已经给够钱了,现在这样就算是锦上添花,更收衷心吧。

    陈统、林明远他们是有身份的,早在之前就已敬过酒。而这边代他陪客的雷洛和猪油仔两个,他只是跟着一起喝了一杯,而后就被白小姐扶着带走了。

    去的地方不用说,就是位于太子道的白月嫦的小洋楼,毕竟他没房子么。有那么个富的流油的老丈杆子,压根儿用不着他买房。本来老丈人还是要再买一个大的送给他们的,不过王言没要。他现在又不跟这边混,买了也没什么用。最后白饭鱼非要表示一下,送了他一辆车,说是方便见面。

    事实上到了现在的地步,以他自己的财力想要买房完全可以,不过是相对来说,他将钱投入到工厂的收益更大罢了。当然,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现在早都干起来了,地、房子大量抛售,价格低的不行。在保留了生意正常运转的钱之后,他将剩下的钱都用来买地了。

    因为过去一个月的发酵,敏锐、灵通的商人们早都找上门来。专利授权、出售设备,他最近赚了不少,所以手里的钱还是够用的,在新界买了大片的土地。

    他买地当然不是为了囤积居奇,等到战后大涨再出手,这都是要自己开发的,基本都是白菜价买的,所以这才没有在港九两地买。他还是要着重开发新界,不想在港九跟人耗,没意思。

    至于在沙头角那边,因为跟白小姐结婚的原因,他肯定不能再继续住在那个二层的警务站内,而是在附近买了个民居,早都重新修缮过,住着还是非常不错的。

    回到了太子道的小洋楼中,要干什么自然是无需多说的,洞房花烛夜么。尽管早就夜过,但大婚当日和平常时候怎么一样呢……

    白小姐的情绪非常饱满,尽管已经很累,但新婚嫁作人妻的亢奋让她无心睡眠,动作幅度大,声音高亢,很活跃,很……卖力。

    ……

    翌日,太子道的一处洋楼。风卷动华贵奢侈的白窗帘,卷起柔美自然的线条发出细微的声响。柔软的大床上,薄被轻掩中,露着大片风光的女人睫毛微动,随即迷糊的睁开大眼睛,习惯性的先看向身边。

    眼见无人,她耸动鼻尖,呼吸着飘荡而来的烟草味,目光看向来回飘动的白窗帘之后的阳台。实木原色的躺椅上,正是一个头发又些凌乱的后脑勺。他瘫在躺椅上,撑着扶手的指尖冒着徐徐轻烟,精赤着的上身,肉眼可见的肌肉棱角,彰显着身体的活力与年轻。

    她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不知是不是错觉,有那么一瞬间,那个男人的背影给她一种孤独、寂寥、落寞、腐朽的感觉。在细看过去,她摇了摇头,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花了眼……

    她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四肢向四方,整个身体呈现一个大字,美丽的线条透过薄被凸显而出,好风光。翻身而起,赤着洁白的莹莹玉足踩在地板上,有温度的身体在无温度的地板上留下一个个小脚印,随手拾起扔在地上的真丝睡衣披在身上,她小心的走到男人身后,深吸一口气,刚要出声。

    “哈!”

    男人突然的声音,以及身体猛的一动的动作,使得刚要吓唬人的白小姐自己被吓了一跳,娇嗔的白了一眼自家男人,她弯腰上前从身后搂住男人,脸贴着脸:“烦人,就会吓唬我。”

    “喂,白小姐,不要倒打一耙好不好?明明是你先要吓唬我的。”说话间,王言伸手将她揽在怀中,任她双手环着自己的脖子。

    “那我是不是被你吓到了?要看结果啊,言哥?”一边打趣调情,白小姐趴在男人的怀中扭动了一下身体,调整位置,终于是注意到了外面的天气:“呀,下雨了呀,我还想出去跟阿芳她们玩呢。”

    “你们一帮大小姐在一起,家家都有司机,还怕下雨刮风?”

    “那天气不好,影响心情嘛。”

    “我倒是觉得还好,虽然还是有些闷热,但总比大太阳烤着舒服吧。”

    白小姐没接话,伸手揉捏着王某人的耳垂:“我老爸说了,结婚之后要稳重,不能整天到处瞎玩。你说我干点什么好呢?”

    “你想干什么?”

    “我这不是问你呢嘛?你生意做那么好,白手起家,肯定点子多啊。”

    这话没错,王某人脑子里的全是赚大钱的:“你直接去管理工厂经营不就好了?”

    白小姐摇了摇头:“不要,你的工厂本来经营的就挺好,有我没我一样,而且万一我没做好,不是去给你添乱?所以我是想着自己找点事做。”

    “找点事做……”王言想了想,说道:“你可以开奶茶店啊。”

    “奶茶?我又不会做,而且做奶茶的那么多、那么好,咱们哪里能竞争的过嘛。”

    “不是做咱们的港式奶茶,是一些其它味道的,还可以做一些果汁冷饮什么的。”王言随口解释了一句,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行了,这个事交给我,你的任务就是在繁华的地方买一间商铺,等过几个月就好,到时候就做你的美女老板娘。”

    “能行吗?”

    “要不然你别问我,问了之后还不相信?”王言摩挲着她光滑的肌肤:“该罚啊……”

    痒痒的,白小姐有些难耐,不禁扭动着身体,伸手阻止作怪的大手:“别乱动,今天我们结婚第一天,怎么也要去看看我老爸吧?估计这会儿他正在家骂咱们呢。”

    “既然知道,昨天你还那么逞强?”王言摇了摇头,抱着她起身:“走了,洗漱去。现在都快中午了,再晚他可真要骂了。”

    “哎呀,没事儿,让他等着去吧……”

    白小姐是个孝顺的好女儿……

    婚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前怎么样,之后还是怎么样。除了偶尔的回到九龙,跟白饭鱼吃顿饭,听听他的唠叨,不可避免的被催生孩子之外,剩下的时间都是在沙头角呆着。

    白小姐除了偶尔出去跟她的好朋友们出去玩一玩,多数时间都是跟王言同步行动的,走哪跟哪。实在是沙头角太闲,一点儿事没有,俩人不是去工厂查看情况,就是到处的压马路。

    而实在太无聊,白小姐开启了贤妻良母模式。十指不沾阳春水,从小到大没干过活的大小姐发奋图强,有保姆都不用,在保姆的指点下,开始洗衣做饭,挺像回事儿的。

    就是苦了王言,衣服洗的不干净,有时候下雨一浇都冒泡泡,做的饭更是黑暗料理,难搞。多次苦劝无果,也就听之任之了。不过他发动了技能,一发入魂,再加上奶茶店,应该很好的打退白小姐的热情。

    奶茶又不是什么技术含量太高的,无非就是一些配方什么的。正好他手下养着一帮研究饮料的,经他提点指挥,开发出了后来大行其道的各种口味的奶茶、冷饮。

    他的手下还有机械制造,材料研究的,所以配套的纸杯,封盖机什么的都做了出来。

    没做塑料杯子,倒不是不能做,而是出于环保考虑,他弄了纸杯出来。成本确实高了一些,但是从头就考虑以后的问题,总是没错的。而且这个奶茶、冷饮,并不是平民产品,价格并不低,成本并不是考虑的第一要素。

    这也是现在的经济形势原因,让这种饮料不能成为大街货。而且说实话,即便到了后来物质丰沛的时候,一杯二三十的奶茶、冷饮也并不便宜,不是真有钱的,买的时候也得寻思寻思值不值当。

    做完这些,在白小姐呕心沥血两个月想出了公司的名字‘嫦娥’,搞好了商标、logo之类的之后,又是由许宏那个胖乎乎的律师,开始全球各种注册。

    世界上那么多人,每个人的口味又都不一样,总有喜欢喝奶茶的,所以以后是要搞全球连锁的。日积月累,那也是个赚钱的买卖。

    等到这些忙活完,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这天,王言开车带着白小姐早早的从沙头角出发,弥敦道的一处转角位置停下了车。随即他颠颠的绕过车头跑到副驾驶打开车门,扶着白小姐下车。

    白小姐夸张的双手扶着腰,故意的挺着肚子,高冷的给予自己的男人表扬:“表现不错。”

    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毕竟身体开始有反应了么。好在的事王某人照顾的不错,才让她有心思跟着装模作样。

    王言懒得搭理她,掏出钥匙开了锁,一把掀开面前的卷帘门:“白老板,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奶茶店。”

    听着称呼,白月嫦开心的转头看着挂有一幅黑牌匾,上面狂放不羁的写着嫦娥二字,有个国画的写意嫦娥飘然着衣袖,向着一角的黄色圆月奔去。向下看,不大的橱窗是厚厚的整块玻璃,内里的情况一眼可见。里面一大柜台,后边摆着泛有金属光泽的机器,柜台前是四张小圆桌,散落着五颜六色的椅子围绕。

    这门面,这装修,同周边的一些商铺格格不入,一眼就能关注到这里,让人忍不住的升起探究的欲望。又是处在人流密集的拐角处,可以想见的,以后生意不会太差。

    白小姐惊喜的看着面前的门店,自从她跟充作狗头军师的好朋友们选了这个门店,直接沟通买下之后,为了保持新鲜、神秘感,她就再没来过,并且极为克制的保持耐心不打听,今天突然看到,确实开心。

    随后王言打开厚玻璃门,白小姐走进去这摸摸那戳戳的晃悠了两圈,突然定住身形:“真的不小么?这么大点儿的地方,根本不能让多少人在店里坐着吧?”

    “现做一杯饮料能用多长时间?有四张桌子就够了,这又不是饭店,不是咖啡厅,就不是让人过来坐的。还有啊,等回头发动一下你的那些朋友们,让她们都来照顾照顾生意。”

    “还用你说?要不然我也不会忘了她们的。”白小姐惦记完了好朋友,想起了问题的关键:“我不会做,而且我还怀了宝宝,店员你找好了吗?”

    “不是说要自己做吗?招募员工的事,当然要你白老板亲力亲为喽。”

    白小姐美滋滋的翘脚,都不顾装模作样的挺肚子,背着小手在店内转了两圈:“要不还是你找吧,你不是跟颜童那个王八蛋,还有其他的华探长比谁招的人多呢吗?我这里虽然只能招两个人,但是你也说了,以后是要开连锁的,各个环节需要的人肯定不少。现在这个店,就看看你的手下们家里有没有十七八岁的妹妹,找两个过来就好了。”

    王言摇头一笑:“行,就按你说的办,回头我让人去办,后天让她们过来。”

    “那就这么定了,咱们走吧,不是还要去东头村看阿洛的孩子嘛。”

    雷洛的孩子出生了,就在昨天晚上。虽然相比原本时间提前了两年,但或许是命中注定,他跟阿霞生的还是一个男孩。

    今天过去,一来是看看大侄子,二来也是雷洛知道他是神医,想让他给开个方子,帮助阿霞补充因生产损耗的元气,三来则是白小姐说要取取经,问问生产是怎么样的,她的妈妈就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所以对于生产,她是有些恐惧的。

    点了点头,王言锁好门,同白小姐上车,发动汽车向着东头村驶去……

    ------题外话------

    感谢阅读用户(废物精英)大哥打赏1666币继续支持。

    感谢(天堂的杀人狂)大哥打赏100币继续支持。

    感谢(夜色留人)(小沙的存在)(钞能力)(骑毛驴的死47骑)四位大哥继续支持。

    日常感谢投月票的好哥哥们支持、

    感谢投推荐的众位哥哥支持、

    感谢默默看书的大哥们支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