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回到2002当医生 > 正文 964 膝前尽孝
    邓明右手食指轻轻按在手机音量上,虽然不是外放,但他要声音足够大,大到老板能听见。

    至于对面骂自己什么,邓明假装听不见。

    虽然大概率老板还是装聋作哑,假装自己耳背,但邓明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多的事儿。

    “邓明,老板要去前线,我特么跟你没完!”

    “柳哥,我了不算,老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他都多大岁数了!生产队的驴也没这么使唤的!你特么是吃屎长大的,老板老糊涂了,你特么也糊涂了!”

    电话对面的人暴怒着,平时温文尔雅的他每句话都带着粗口。

    很明显那位的怒气值已经满槽,下一秒可能就是一记冲锋,直接冲到邓明面前,随后旋风斩,送邓明上路。

    邓明耸了耸肩,不出意外,老板装聋作哑,像是没听到自己在和那位联系,也没听到那位正在把自己骂的狗血喷头……

    “你把老板抬下去,我这就飞回国,出事算我的!”

    “柳哥,前几天小师弟也这么,老板抄着笤帚追的他在咱912大院里满院子跑。老板身体还行,我怕……”

    怕什么,邓明没,反正不是怕自己丢脸。

    电话那面听邓明这么,一下子怔住。

    邓明的画面感十足,电话对面那位怔怔的想着八十岁的老板手持笤帚追打那位风头正盛的小师弟。

    这画面……

    两人同时沉默。

    老板可是活的,还能追打小师弟,强行带下去?怎么带。

    “邓明!”电话那面的锋芒已经黯淡,声音有些发涩。

    “没事,柳哥。”邓明道,“老板的临床你是知道的。”

    “国内物资不够。”

    “手头刚好有2000万美元的3m口罩,应该还行。”邓明见老板不话,也知道他心意已决,便反过来站在老板的角度道,“防护没什么大问题,我和老板去蹲两周,有我照顾呢,应该不会有事。”

    “出了事你付得起责任么!”电话对面的人听邓明这么,刚刚有点缓和的怒气值再次爆棚。

    “唉,柳哥,膝前尽孝这种事儿只能事在人为。”邓明被责任二字的有了一些火气,淡淡讥讽了半句话。

    “以你为我特么想来啊!”电话对面那位瞬间被邓明点燃,“当年你特么还是个住院总……”

    起当年的往事,那么多沉重、那么多回忆、那么多复杂的情感同时涌上来。

    “年纪真是大了,怎么这么磨叨。”黄老背着手转过身,看着邓明道,“跟柳三儿,闭嘴,好好干活。”

    “柳哥,你听到老板的话了吧,他让你闭嘴,好好干活。”

    电话对面缄默,也不知道是不是梗着脖子什么都不肯听自家老板的话。

    邓明叹了口气,劝了对面那人两句,随即听到“砰”的一声,继而传来嘶嘶的盲音。

    他无可奈何的挂断电话,开始帮老板收拾东西准备入驻前线。

    ……

    ……

    克利夫兰。

    心外科里,传来一声巨响。

    是柳无言的办公室里发出的。

    凌晨四点多,夜班的医生护士被吓了一跳。

    一向温文尔雅,每一根头发都打理的一丝不苟的柳无言眼睛赤红,手机摔掉后还又怒气,一脚踹在椅子上。

    椅子撞到墙上,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柳无言像是愤怒的公牛,鼻孔里喷着热气,双手握拳,恶狠狠的盯着窗外的夜色。

    邓明就是个混蛋,混蛋!

    他不敢在心里腹诽老板,但骂邓明却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一切错误都是邓明的。

    老板都多大年纪了,竟然还要去这么凶险的一线,柳无言深深觉得邓明就是个混蛋废物。

    尤其是膝前尽孝四个字,更是深深刺痛了柳无言的心。

    他知道在家伺候老人有多难。

    很多家庭都一样,在膝前尽孝的人费时费力还不讨好。

    对老人而言,一年回来看一次,买箱奶,扔下二百块钱的孩子永远比没日没夜照顾自己的孩子孝顺。

    邓明有自己的苦处,可是!

    他妈的邓明也不能不拦着老板,让他去前线!

    柳无言弯腰捡起被摔在地上的诺基亚,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可是按下发射键的一瞬间,柳无言的手指凝住。

    老板……

    那个身影出现在眼前。

    在柳无言的心里面,老板始终都是壮年的老板,从来不存在什么老态龙钟、也不存在背手弓腰的糟老头子。

    充沛的精力、精湛的技术才是柳无言印象中构成老板的要素。

    自己出国,按照老板的意图出国,接触最新的医疗技术,并且用各种手段送回国,让老板研究。

    在这一点上柳无言很佩服自家老板。

    胸腔镜,老板接触的时间很短,毕竟研究是研究,但没有耗材,根本无法大规模铺开。

    客观事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国内在科技方面的落后始于几百年前,老板只是一名医生,无力改变。

    他只是在默默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武器库中多那么一两件崭新的武器,然后好在关键的时候拿出来,派上大用场。

    国内条件一旦好转,老板第一时间就开展胸腔镜技术,并且努力推广。

    这些柳无言都知道。

    那个倔强的老板……

    柳无言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深深叹了口气,把手机关上。

    他知道老板的脾气,既然老板不愿意和自己话,那就证明老板心意已决,必然要去前线,自己拉不回来。

    别是自己,在身边的邓明都拉不回来。

    不过邓明老板抄着笤帚追打那个叫做周从文的小师弟是什么意思?

    追的鸡飞狗跳,追的乌烟瘴气,倒是满满的生活气。

    柳无言把椅子扶起来,静静坐下,抽了三根烟后开始打电话询问国内熟人有关于这次事件的各种情况。

    国内的情况、老板的安全、是不是有思路以及那位被老板追的鸡飞狗跳的小师弟。

    最近这几个月,老板新收的关门弟子周从文着实出了不少风头,柳无言都看在眼里。

    不过他没干涉,只是默默的在看。

    当他了解了更多的情况后,表情愈发严肃。

    周从文,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要复杂很多,老板收的这个小师弟有点意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