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陆夫人每天在线掉马甲 > 正文 082她只想知道父亲的死
    父亲刘留给她的只有一张继承的股份,可莫奈只想知道父亲因为什么才愿意将这些东西留给她。

    她并不需要钱财。

    “行。”

    东宫子墨似乎能感受到此时莫奈的情绪,他微微偏头看向身侧的莫奈。

    她那双与他相似的眼眸,有一种让人猜不透的感觉。

    或许真的是血缘关系吧。

    东宫子墨嘴角微微一笑,回头看向前方。

    要是没有东宫武,他们还是想这样子一直下去,做姐弟何尝不是他喜欢的。

    没有明争暗斗,没有你死我活,平平安安的过完这辈子,东宫子墨倒是挺乐意的。

    带上邵逸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完余生。

    可现在倒是觉得这些有点奢求,就算躲在哪里,那些人都会不知死活的去招惹。

    不争,对不起他自己。

    莫奈与东宫子墨两人回到休息室,邵逸上前查看东宫子墨有没有受伤。

    两人这般模样,莫奈也不在打扰,先行离开了。

    暗黄的灯光下,莫奈慢悠悠的走着,时不时的看向车辆经过她的身边,或者抬头看天空。

    双手插入口袋时,摸到口袋里有一颗糖,她的手不禁摸索了一遍,将糖拿出来,看着手中的糖,莫奈嘴角上扬。

    自从莫肆走后,她的口袋就很少有糖。

    陆安呈不知从那里得知这个糖果的品牌之后,家里每一个地方都会有。

    撕开糖衣,放入口中含着,独有的糖果味道让她心情舒畅了许多。

    这时,兜里的手机响起,她掏出来,看了眼,屏幕上显示陆安呈的电话,她点了接听。

    “在哪?”

    电话里是陆安呈着急的声音。

    莫奈将糖果拿出,抬头看了眼指示标“城北路”

    “好,等我”

    莫奈应了一声,挂掉电话,将手机重新放回到兜里。

    正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丝声响,已经是夜晚,这种地方很少有人,就连经过的车辆少之又少。

    莫奈将糖果含着嘴里,咬碎,眸光低垂,余光向着后方瞥了眼,身后一道影子在慢慢靠近。

    她的脚步戛然而止,将糖果的签子拿出,扔到一旁的垃圾桶,歪头看向在她身后的男人。

    眸光寒冷。

    男人一身黑衣,一个黑色的鸭舌帽盖住了半张脸,一张类似国字脸,离莫奈还差几步路时,他背在身后的手一动,一把短刀从他的袖子间滑落。

    猛然冲向莫奈,手中的短刀尖刺向莫奈。

    莫奈眸光看向地面的粗树枝,脚尖勾起,将那树枝拿在手中,挥向男人。

    男人的手被莫奈的树枝用力鞭打,他丝毫没有一丝疼痛感。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身影在路边的打斗,此时的路上没有车辆经过。

    几番打斗,男人占了下风,手中的短刀已经被莫奈夺过,他现在手里没有武器,肉搏。

    莫奈倒是没有手下留情,手里的短刀每一击都刺向男人的身体。

    男人停止了肉搏,双手握拳的备战姿势恶狠狠的盯着莫奈,鸭舌帽咋看打斗时已经被踢掉

    此时他的面貌全展露出,国字脸,脸上一个丑陋的刀疤横在半张脸上,因为被刺伤而痛苦狰狞的脸,让人不禁觉得有些恐怖。

    莫奈一脸鄙视的打量,痞气十足将手中的短刀收回,嘴角微微下垂嫌弃的说道“哟?就这样?就想杀我?”

    就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用短刀杀她,真是可笑,哼。

    男人冷笑,脸上狰狞的表情缓和了许多,直起身“你手里的短刀早就被抹了毒药,此时已经渗入你的手”

    莫奈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短刀,眸光一沉,终究是自己大意了,手中握着的短刀收紧几分。

    “你以为我会傻到那种程度?”男人缓缓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早就抹上解药的手,冷声说道“还真的是可惜了”

    莫奈舌尖舔了舔后牙槽,抬起眼皮,冰冷如霜的眼神中透着一股煞气,真tm废话多。

    莫奈一个跨步,在男人没有反应过来时,来到男人的面前,一直抓住男人的手,用力一拧,发出咔擦的一声,肩关节已经脱臼,男人的惨叫声这才响起,已经没有刚才那般得瑟的样子。

    神情痛苦。

    男人正要反抗,莫奈手狠刀落,将手里的短刀刺到男人的另一条肩上。

    “啊!!!”男人痛苦大喊,声音响彻在安静的夜里。

    “告诉你背后的主人,她要是嫌这辈子太长,那就继续,我会让她死得早一点”莫奈一脚踩到男人的腿上,抬起脚,用力一踩,又是咔擦一声,男人的小腿骨断裂。

    莫奈嫌弃的松开男人,冷眼看着正在地上痛哭挣扎的男人。

    男人的两只手都无法动弹,眼神一点都不畏惧莫奈,恶狠狠的盯着莫奈,咬牙切齿挤出一句“你也活不久”

    身为职业杀手,男人不会因为一句话而惹怒自己的雇主,就算自己命丧于此,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不会告知雇主。

    莫奈眸子眯了眯,从兜里掏出一张消毒纸巾,擦拭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卷缩在地上的男人,将手中擦拭的纸巾扔到男人的身上,不紧不慢的说道:“不好意思,用毒才是我最擅长的”她说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犹如黑夜中夺命的女魔头,诡异不明深意的笑容,让男人瞬间感觉到自己惹到了不敢惹到的人,心中惶恐,吞咽喉间的唾液。

    这时莫奈的身后传来一道亮光,男人不禁闭了闭眼,望着行驶过来的车辆,男人心想终于得救,没想到那辆车居然停下,一个男人从车里走下来,直径的走向莫奈。

    嘘寒问暖一番之后,他终于看向男人的方向,那恐怖至极的眼眸中道不尽的寒意,比他要杀的女人还要冷。

    “活得不耐烦了?动我的人?”陆安呈见莫奈没有受伤,他悬在心口的担心才没了。

    男人这一次终于感到不安,他整个身体都在发颤,恐惧中不知是因为受伤而感到颤抖还是因为面前的男人。

    陆安呈没想到自己就这一次放心让莫奈出来就遇到这种事情,心中感到害怕,他抬脚就往男人的肚子上踹。

    陆安呈丝毫没有留情,每一脚都是致命,等到男人被打得差不。

    莫奈出声阻止“行了,我们回家吧”

    她可不想到时候打死了,惊扰到他背后的人,那就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