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耕天 > 正文 白皮书 第七十五章 雨落成蝶
    这世道,能走出多远的路?

    欢玗在等,趴在雪地里,望着镜中的世界。

    那白衣少年的话它听在耳中,切等那少年过了水塘,大雾弥漫开,欢玗什么都看不见。

    诚然,就算是奇才的肉身,顾成朝发挥出来的实力也胜过它这天骄。

    三环的凛冬城,雪豹沉默得守在羽翎身旁,就这么一动不动。

    这是如今欢玗唯一能做得。

    至于木屋前,白衣顾成朝同样惆怅万千,只是表现得很平静。

    当然,为何而烦心,是羽翎所不知道得,他没有清楚自己过去的权力。

    在灼羽,我当真不算是生命。

    微风吹拂,绿草地上小小少年躺在草坪之上,眉眼之中藏着些许的光明。

    那是稍纵即逝的希望。

    未来……我好想默默地爱你,蹲在小世界装点你的生命。

    你说,什么才叫奢望?

    羽翎忧愁不以,读不懂,心跳是密码,但活着的人听不完整。

    是生是死三十时;

    这串熟悉的字符出现了,每个字都隔了岁月厚重的封泥,回荡着曾经囚徒对外传达的信息。

    可惜,我是聋子。

    羽翎在斜坡堵住自己的耳朵,修长的身躯大约是一段光彩的年华。

    你,此刻多少岁?

    烹茶回味,蓝天下秋羽静心凝神。

    他如今也算是在走下坡路,只是仍有死撑的筹码,故而没有顾成朝那般得狼狈。

    翻过这座山,是不是就有更多的讯息?

    相比于在下雪时钓鱼的少年,我能做得只在外围,捡更多的贝壳。

    它们从海里来,人群中顾成朝是那抹看不见的颜色。

    “师兄,如果以后有机会回天池,你会去枯江冰,还是界外灵缘?”大总管好奇。

    “或许……哪儿都不去吧。”白衣想做先生。

    成为那无关紧要但很安全的一环。

    来到灼羽的三环,其实羽翎心底也是接受得。

    各大战区有自己的特色,所处的文明时代也千奇百怪。

    西南角的不夜城是科技时代,这不算稀奇,但它们的种族比较特别,相比于其它文明,它们的女性身材更为魁梧,自萌芽期就是一妻多夫,能够筛选出更为强大的后代。

    相比于男权社会,它有很多好处,就是喜欢,却不会给美色附庸者更多的权力。

    母体生下来的孩子必定是由最强的那位提供的另一半材料。

    多种材料相互搏杀、融合,熔炉般剧烈煅烧除了最后时刻身体虚弱,相比于平时孕期她们更强。

    后来一直到科技时代,其实就已经不依赖男性个体了,她们有更高效的筛选机器。

    至于心灵陪伴,母体之间更容易产生平等友好的关系,男性已经若到不需要权力了。

    再后来的异能时代,男子在性.行为之后会失去自己的异能,这提升了他们在文明中的参与感,却有渐渐得成为一种建议的营养罐子,被放在橱窗售卖。

    异能前期某些男性的存在依靠着增幅,并不靠肉身也能够和顶尖母体抗衡,获得了一定的地位。

    而且柔弱的亲和体男性似乎更容易被异能青睐,修行也快,慢慢扭转上万年卑劣的性别印象,开始平权。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好好发展,界灵族出现了。

    地星时该种族实力强大,但绝对不会是界灵族的对手,尽管打不过盖亚星飞羽族,但大能底蕴还是能够击碎所有不自量力的傲气。

    而且界灵族是男女平权得,公民权力完善,这釜底抽薪让该文明陷入了巨大的混乱。

    后来飞羽族一举定乾坤,地星集体并入盖亚星,但这样的制度引起了高层很大的争议,兼之它们跟界灵族之间的间隙,所以很快得就被边缘化了。

    毕竟该文明经历了上万年得演化,它们有着自己独特得风俗和习惯。

    再者异能之后,身体的改变让她们已经慢慢地不再具备性别区分,男性类似盖亚星中飞羽族的附庸异兽,无法独撑局面。

    尽管异能者协会股权大局,司魁试图强行扶持他们起来,但投入的资源无法改变双方巨大的差异,彼时该种族的母体已经能分化繁殖了,也不适合存在两种所谓的“性别”。

    当时莫青管得民生,该种族人口不少,但毕竟不是主流文明,在盖亚星统计出来之后仅有三四亿主体种族人口,将这些单性别单核文明接纳到界灵族,以后必定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毕竟三四亿的舆论场,是可以影响到盖亚星的基础运行得。

    ——至今为止,盖亚星的主流文明始终是分性别得,“阴阳相生相克”被念叨了百万年,让这样奇怪的种族出现在大众视野,会造成极大的理论纠葛。

    不过将它们全都清洗,显然是不道德得。

    而且秋月在制定好三环自我清理的路线之后,急需生物杨门,此后它们彼岸在三环扎根了。

    至于对他们的性别称谓,其实不太准确。

    因为那些“男子”在文明演化中没有生育的职责,继续让他们活在母体社会,相当于将猎物长期放养于天敌视野下,历史得压迫和种族级别的差距对他们造成了可怕的精神压力,也彻底打碎了文明得平衡。

    不过内部得纷杂,并没有人在意。

    母体社会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星河议会给了她们难以接受的任务罢了。

    ——当时盖亚星的情况复杂,需要处理很多大势,异能星河议会和异能者协会都没有去管这里。

    再者文明属性得冲突也不好宣扬,它们这种粗暴的关押是没有道理得,母体们只是保持着自己独有的文明惯性,没有任何对错之分。

    至于如今,虽然司魁还在资助这里的男性成长,但多少年来没有成果,反而加剧了双方的矛盾。

    最终,这种脆弱的平衡终究是在某时断裂了。

    如今这“母系社会”自称蛊夜族。

    它们的文明情况复杂,资料又少,就算是三环中也少有跟它们接触得。

    便是在这被刻意隔离的区域,蛊夜族发生了很多事情。

    首先,该文明的“男支”、“女支”都能单独分化繁衍,但彼此之间并未生殖隔离,产下的后裔还能结合双方优点,变得更加强大。

    科技伦理得克隆、复制,阶级在性别战争中的独特立场,外界跟内部的文化冲突以及生理结构的差距。

    文明和物种得剧烈碰撞,让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独特文化圈子。

    蛊夜族都对未来有想法,可单独的个体是复杂得,它们之间的想法有着断断续续的差别。

    “大统领,想听听老祖给你写的剧本吗。”云雾缭绕,秋羽开口。

    “要不,说说大概吧。”羽翎很清楚,他不自由,也没有选择。

    “你是蛊夜族曾经的先驱,不同立场的人对你有不同的想法。你身边有一克隆人,叫耀斑。”

    “……,老祖,很喜欢写圣贤形象吗。”

    “是得。谁不希望自己的身份高一点?跟天上的东西近一点?老祖也只是在飞而已。”

    “也是,师父应该会期待我在里面的表现。”羽翎手脚冰凉。

    “风铃响了。这是你的转机。”

    “母亲……曾经……哈哈哈哈。”顾成朝发狂。

    是什么回忆在汹涌!

    云雾退散,雷暴汇聚。

    至于大总管,他仍旧宠辱不惊。

    在竹羽晨喊天翅师父的时候秋羽就明白,现在的顾成朝何止是有绝代的筹码,他甚至还想一步登天回祖境!

    但……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对慕容曻这么执着?就算狼狈得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也要留着靠近她的一丝希望?

    秋羽读不懂竹羽晨的口是心非。

    亦或者说,当初怀刺跌得这么狠,就是希望未来不会暴露他当时的真实野望。

    天骄很好,一直跌到如今,化作奇才。

    现在的顾成朝跟怀刺东游的竹羽晨没有任何关系,推算也无法知道当初的少年是做何感想。

    每一个名字都是全新的开始,彼此之间差距巨大……

    你的布局,图什么。

    秋羽没有说,帮羽翎隐藏着可能暴露出来的痕迹。

    鹉翎的事情,牵扯很大。

    它可以让九方阁步入如今灼羽的境地,被围猎。

    白衣喝茶,听着羽翎梦魇中的歌声。

    你的爱是如此美丽……

    迷雾中仓皇逃窜的替罪羔羊。

    秋云沉默,他察觉到了有强大存在得投影。

    【十七月上袍】跟【十五月上袍】都是极为可怕的劫难。

    莎皇十七,卡皇十五。

    祖境强或许都有个强度,大多是并列,但卡皇例外。

    年青一代,她具备统治力,统治时期已经超过数月!

    当然,那是核心时间,放在灼羽,这漫长岁月都够彼岸重塑两遍了。

    便是在这段统治时期里,卡皇强大到域外唯一!

    而现在,秋羽感受到了这比自己父亲还要强大一个层级的绝代风华!

    绝代在外界,特指压一代!

    这个殊荣千万年不曾有过,直到卡皇出现!

    想绝代是很难得,就连灼羽这样的池塘都没有独一档。

    至于域外,各厂牌汇聚,5级别祖境众多,也就是说这位新生代风华,极有可能是0.5.

    天赋0.5多久没出现了?上次还是竹尘、风云、幽都穹宇那个时代,也就是灼羽从鲸吞天下沦落到如今地步的时代。

    那是多久?

    很久了,久到当年的新生代都成了底蕴。

    秋羽沉默得站起身,望着远处的石碑,文字如鬼,是一篇《苏小小墓》:

    幽兰露,如啼眼。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盖。

    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夕相待。

    冷翠烛,劳光彩。

    西陵下,风吹雨。

    静,诡异。

    白衣少年望着那天下落的雨,还有这在雷暴中狂奔的羽翎。

    突然,他有想起了那个雨落成蝶的故事,那是,一段久远到快不存在的往事。

    其中,有格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