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梦中灯塔 > 正文 第十五章:豹女
    第十五章:豹之女

    云雷帝国西南角与风林帝国北端、岭鲲帝国东北角的三国交汇处,也位于紫衡山脉的深处,有一个规模较大的重镇,名为:墓三角。

    墓三角的地形以山地丘陵为主,平均海拔在两千米左右,山峦叠嶂,气候温暖。从紫衡山脉汇聚而成的河流:湄私河,贯穿该镇,为区域内大大小小的势力族群,提供生命之源,错综复杂的势力、组织、族群最终形成了这个杂聚的重镇。

    令人难以想象的就是,这个落后狭长的小镇,居然顽强地向周边三个国家宣示着它的存在。三个国家曾多次联合组织围剿,均已失败而收场。复杂的地理、纷繁的族群、畸形的力量,为在这里上演的种种神秘的故事搭造了一个极佳的舞台。

    墓三角的角斗场中,卓锋站在普通观众席上,看着场中一名强壮的奴隶,正在与一头动作矫捷的黑纹魔豹兽厮杀,此刻浑身上下用手臂粗的铁链锁着的奴隶,牢牢掐住了黑纹魔豹兽的脖颈处,手握铁链狠狠地向黑纹魔豹兽的巨大头颅砸去,看台上的观众激动地高声呐喊,仿佛此刻在场中角斗的就是他们自己一样。

    此时,从远处跑来一名卓锋狩猎团的人,对着卓锋汇报,道:“团长,交接手续都已办好!”卓锋随后与这名手下,走出了角斗场。

    卓锋问道:“李团副,现在一个能够出战的奴仆,可以卖到多少?”

    李团副答道:“一名一千金币,听说价格还在涨,一天更新一个价格。团长,我们回去得赶紧多抓一些”。

    卓锋笑道:“哪有那么好找哟!”

    李团副说道:“团长,你是不掌钱,所以不知道材米油盐贵”。

    卓锋接道:“知道你有话说,你继续......”

    李团副说道:“团内上上下下一两百口,不管团里开不开张,每天最低开支也得几十、上百个金币,你是甩手大掌柜,最苦楚地就是我。你知道每月,团里要发月钱的前一周,我都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头发是越来越稀少。着实怀念曾经那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自己了......”

    卓锋回道:“有那么严重吗?你才上任几天啊?就在我这里尥蹶子!”

    李团副腆着脸,笑着接道:“团长,好不容易联络上,这种发财的营生。我建议应该把它定位为,我们团的主营业务。我现在才明白,那些富地流油的狩猎团,恐怕都是挂着羊头卖狗肉,明着猎兽,实则猎人”。

    卓锋想了想后,说道:“那...此事就交由你,单线,全权负责。回去以后,任你在团内,挑选十名好手,武器装备也任你挑选,但是,得隐秘进行,范围不能超出我们团的覆盖区域。至于团中狩猎的营生,我安排王团副全权负责就好”。

    李团副接着说道:“那就感谢团长信任,那个...那个...”

    卓锋回头看着李团副,缓缓说道:“得利分成嘛!我三成,你两成,另外十人公摊一成,其余四成归团里。你看如何?”

    李团副嘴角露出一丝喜色,连忙回道:“一切听凭团长吩咐,属下定当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卓锋乐道:“那就好好干,等我们狩猎团发展壮大,也在墓三角发展一处属于我们的势力。你是没有发现,这些都仅是蝇头小利。一场角斗赛,输赢流水就几十、上百万金币......”

    墨渊底部,牧清把村长的储物袋,整理了一番,在里面居然发现一套笨重而且丑陋的盔甲。牧清随后想到,失去右腿的冯老。

    记得当时,冯老总是偷偷摸摸,独自一人去塔山的一处山洞之中。曾听村长透露过,是在炼制一副超重盔甲。等牧清开学以后,专门准备的礼物,应该是想,在村长带着牧清进镇入学时,转交给牧清。

    牧清取出盔甲,紧紧拥入怀里,喃喃地说道:“冯爷爷的尸体,还没有掩埋,我得抓紧时间上去,山中多野兽......冯爷爷......”想到此处的牧清,已然泣不成声。

    牧清感到莫名地孤独,涌入心头:“父亲为国戍守边关;母亲被人带离;妹妹更是被不知名的妖女挟持拐离;从小陪伴身旁的两位爷爷,相继被人杀害;自己又落入这个暗无天日的墨渊。这一切接连相继发生,到底是怎么了?好迷惘!”

    牧清想起梦中老人在书中注解的一句话:“当你迷茫的时候,就遵从你当下内心最深处、最基本、最简单的想法,只要不逾越良知底线,那就立即付诸行动,绞尽脑汁、拼尽全力、持之以恒地,去实现它!”

    “知:不逾越良知的想法;行:立即付诸行动;知行,协调统一,让你的人生从此不再迷惘。哪怕你的想法,最终没有得以实现,也将会是最好的结果。如此,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牧清问自己:“此刻,我的内心最简单的想法,是什么呢?解救老师?解救母亲、妹妹?寻找父亲?掩埋冯爷爷?还是活着出去?对,只有活着出去,我才能继续完成其它的事情。怎么才能活着出去呢?绞尽脑汁、拼尽全力,立即付诸行动,从这个弯角处,爬出去”。

    牧清终于露出久违地微笑,对着手背上,一只没毛的小母鸡纹身,喊道:“小舞,出来。”

    从牧清右手背上,飞出一只没有毛的小母鸡,叽叽咋咋地叫个不停,好似在责怪牧清,打扰它的休息一般。

    牧清对着小舞说道:“储物袋中取出的这捆,一百多米长的绳子,我将用它绑住身体,你叼着绳子的另一头,飞上去,绑住岩壁上的石头,如此操作,定能保证我们安全上去。”

    牧清转头看着立在肩膀上,一动不动地小舞,继续哄道:“只要爬上去了,以后,天天烤血牛兽给小舞吃,好不好?”

    小舞又是一番叽叽咋咋,然后叼着绳头,沿岩壁飞跃而上。过了一会,小舞飞了回来,牧清用力拉了拉绳子,对着金色小猴说道:”到我背上来,抱紧我的脖子,我带你一起上去“。

    如此,一孩童两只小兽,往山上爬去。

    云雷帝都,南城门口,一队近千人的使者团,从城中缓缓行出。车辇之中,卫忠焌对着萧琪公主说道:“小公主,你真的要去墓三角?那里可是鱼龙混杂,并不在我们风林帝国的掌控范围之内呀!”

    萧琪说道:“使者团按照计划,一路向南行,经镇南关回风林帝都。你和欧阳骊婆婆随我一起,在前面十里亭,离开使者团的队伍。然后,我们每人一匹奔雷火狮兽,一路向西,进入紫衡山脉,抵达重镇墓三角”。

    卫忠焌回道:“难道小公主在那里,也有布局安排?”

    萧琪说道:“墓三角附近的一处山峰之中,就是我的暗卫营地,为了以后的那场生死决战,提前做的准备”。

    卫忠焌说道:“公主的意思是?”

    萧琪说道:“此处营地的负责人,是殷正雄。回到帝都以后,此项事物由您负责,他会跟您联系对接!殷叔叔是值得信任之人,这一点请务必牢记”。

    卫忠焌严肃地回道:“竟然是他,风林帝国皇室,发布的所有通缉刺客中,稳居排行榜之首,而且霸榜多年......既然小公主认为可以信任,那么便没有问题,老臣谨记”。

    牧清带着两只小兽,爬到山体中间,肆虐地狂风,夹杂着碎石,不断地击打着他的身体。牧清双脚踩在露出的石缝中,一只手紧紧抓住头顶上方裸露地岩石石角,另一只手把小猴从背部转移到身前,用自己的后背护住小猴。小猴紧紧地贴着牧清的前胸,手臂抱住牧清的脖颈,随后牧清继续向上攀爬。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牧清的衣服被石角划的支离破碎,多处皮肤划伤,鲜血与衣服黏在一起,牢牢地贴在身上。双手的手指被磨出水泡,接着水泡被磨开,表皮脱落以后,仅剩一层薄薄的,没有血丝地碎肉,依附在指骨之上。

    牧清知道,出来的机会只有一次,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就算想放弃,身下黝黑地墨渊,也只能是葬身之地。一只血淋淋地手缓缓地向上,抓向一块裸露的岩石边角,刚碰触到岩石,手指上立即传来,锥心般地痛感,牧清紧咬着嘴角,额头上的汗水,随风洒落。

    当爬上山顶的那一刻,牧清躺倒在地上,也许是疼痛难忍,也许是劫处逢生的兴奋,又或者是什么原因。牧清尽情地、大声地哭喊着:“啊...啊...啊...”凄惨地声音,带着不甘,又带着些许的愤怒,甚至物极必反的含有一丝狂喜,传遍四周,惊起山林一群鸟兽。

    “团副,发现一名野小子,正在崖边发狂似地呐喊”,一名卓锋狩猎团的武者对着李团副汇报着。

    “走,过去瞧瞧,没人要的野孩子,送过去也值些银子。算上这个正好凑够一马车!”李团副开心地说道。

    牧清缓缓坐起,小猴做出简单地告别以后,依依不舍、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接着,牧清从储物袋中,取出冯老为他打造的那副超重盔甲,心中盘算道:“老师说,最好在重力室中锻体,是较为快捷地途径之一。‘重力室’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是穿上这套冯爷爷专门为我,量身打造的超重盔甲,炼体效果应该也可以”。

    随后带上头盔,内甲,披上盔甲,护肩、护臂、护腿、护膝、靴子,穿戴整齐以后,牧清尝试着运转《创维真经》功法,仍然觉得这套盔甲极重。站直身体以后,艰难地向前迈出一大步,大声怒吼道:“今日起,将以你为伴,定不辜负冯爷爷的期望”。

    李团副带着数名武者,来到牧清身边,嬉笑道:“小朋友,你来自哪里?小小年纪就想当兵,这是准备冲锋陷阵呀!不过你这套盔甲,那是相当难看,奇丑无比啊,哈...哈...哈...”众人随之哈哈大笑,嘲笑声不断......

    牧清回道:“我来自墨渊,刚刚从无尽黝黑地崖底深处爬上来,你们又是谁?”

    李团副接着笑道:“我还从未听说,有人能够从墨渊中爬出来的!小子,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吗?”

    牧清不再搭理他们,迈起沉重地步伐,开始离开。李团副说道:“小子,我让你走了吗?”又对身后的几名武者说道:“把这个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野小子,绑了,装上车”。随后几名武者便上前抓住牧清,牧清一拳打向,抓住他肩膀的武者,武者瞬间被击飞。

    李团副吃惊道:“哟...哟...哟...这次还有惊喜,还会点功法,看来可以卖个好价钱。兄弟们,拿出看家本领,赶紧绑了,连夜送过去!”

    牧清很愤怒,心想:“坠崖之前,像这些人,都不够自己噻牙缝,一拳一个小朋友。如今自己修为被废,重新修炼老师提供的全新功法,也才刚刚入门,又身穿超重盔甲,逃都逃不了!就算能够击败其中几人,但是为首之人,肯定打不过”。

    再次令李团副惊讶地事情出现了,眼前这名小孩子,居然不再反抗,任凭几人捆绑。李团副对着牧清说道:“从远古至今,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如此配合,那这一路上,我也会好吃好喝地供着,走吧!”随后,牧清跟着几人来到马车处,进入马车之中。

    牧清进入马车之后,发现车内还有四人。三名少年,头发蓬乱,衣不裹体,双手、赤脚都被牢牢捆住,依躺在马车之中。最令牧清惊讶地,是那名少女,蜷曲着被捆绑地瘦小身体,斜躺在马车的一角,竟然一丝不挂,原本搭在她身上的披风,也被她蹬到脚底处。感觉牧清在看她,赤红地双眼紧紧注视着牧清,然后露出尖尖地牙齿。

    牧清被吓了一跳,对车外的人喊道:“角落那名女孩子,是怎么回事?”李团副走过来,笑着说道:“哈...哈...你不是最奇葩地,她才是。我们猜测她应该是丛林里的一只黑纹魔豹养大的。当时为了抓她,我可是损失五名兄弟,凶的狠!”

    牧清心道:“也是一个可怜之人!等会儿若有机会逃离,我定助你离开,回归山林”,随后身体曲躺在马车中,着实太累,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