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藏娇 > 正文 第五章 带刺
    明娇本意就是想让陆既寒送她一趟。

    她跟陆彦行的未婚夫妻关系维持不了多久,等婚约一解除,怕是连见到陆既寒的机会都没有了。

    明娇也只能趁现在多刷刷存在感。

    只是没想到,陆既寒会答应这么快。

    明娇原本要说给老爷子听的“反正我十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卖惨语录,就这么哽在了嘴边,她唇瓣轻轻开合了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女孩子到底还是年轻,脸上的错愕压根掩藏不住。

    耳尖也红了。

    律师圈水很深,这种生动的表情似乎很久没见到了。

    陆既寒眼底有半分的兴味晃过,转瞬,又敛起:“不想我送?”

    “……”

    哪能呢?

    求之不得。

    但明娇不能说,短短几秒,她已经反应过来,乖乖巧巧地弯了弯唇:“那麻烦小叔了。”

    ……

    陆既寒喜静,公务又繁忙,吃过午饭没一会儿就上了楼。

    满打满算,明娇跟他同桌的时间还不超过十五分钟。

    期间别说对话,连眼神交流都没有一个。

    是个比想象中更难接近的男人。

    明娇有些泄气,下午陪老爷子下棋的时候,还心不在焉地走错了好几步棋。

    终于熬到暮色四合。

    晚饭过后,陆彦行开车送明娇回去。

    他花钱向来大手大脚,见明娇表情恹恹,便想着法哄她开心:“对了宝贝,我上次帮你教训过那个泼你酒的女人了。”

    “开心一点。”

    “今天的首饰还喜欢吗?”

    “乖,等我出差回来给你带礼物。”

    “……”

    明娇莞尔,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了几句。

    很快,车便在宋家别墅前停下。

    陆彦行看出明娇兴致不高,觊觎已久的晚安吻都没敢提,只在她下车前亲了下她的手背:“早点休息。”

    少女敷衍笑笑,开门下车一气呵成。

    陆彦行最近很忙,也没停留太久。

    车灯一暗,明娇就皱了眉,从包里翻出张纸巾去擦手背。

    还没擦干净,不远处就响起道刻薄的女声:“你还真会得了便宜卖乖,现在装什么清纯洁癖呢?”

    “勾引彦行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明娇没理,越过她就要进门。

    宋伊宁忙抓住她的手腕,“跟你说话听不见吗?”

    路边有人经过。

    宋伊宁瞥了眼,认出那是褚家少爷。

    反正这种事儿被他撞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宋伊宁便没在意,自顾自道:“知三当三,你还要不要脸了?”

    褚炀走出去几米,脚步顿了顿,才轻手轻脚地开门上了车。

    车窗开着,主驾的人这是在看戏呢。

    褚炀识趣地压低了声:“来多久了?”

    陆既寒垂眸看了眼腕表,“十分钟。”

    从头到尾,看得明明白白。

    褚炀“啧”了声,视线跟着转向窗外。

    明娇这会儿一双细眉皱地正深,她声音娇软,话却带了刺儿:“你也配我跟你抢吗?”

    褚炀:“……”

    明娇以为四下无人,也懒得再跟她演戏,凉凉笑了声:“再说一遍,陆彦行是跟你分手后认识的我。”

    明娇:“你要还听不懂,就回幼儿园去学拼音。”

    话没掺假。

    陆彦行三分钟热度,跟宋伊宁玩腻了,就把人甩了准备换下一个。

    明娇什么都没干。

    只不过她知道陆彦行喜欢清纯一挂,所以初见那天,精心画了个淡妆穿了条白裙子。

    而已。

    褚炀听得目瞪口呆,“年纪不大,小嘴倒是挺利……”

    很快,他眼睛又开始放光:“老陆,你看我有机会亲到这张伶俐的嘴巴没?”

    男人瞥他一眼:“你?”

    褚炀用力点了点头。

    连陆彦行那种流连花丛的浪子都栽了,更别说光会油嘴滑舌、实际上女人都没见过几个的褚炀了。

    十有八九会掉进明娇的温柔乡里尸骨无存。

    陆既寒轻笑着点了支烟。

    灰白色烟雾散开,他眼底淡漠的轻嘲也跟着一同散开:“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