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藏娇 > 正文 第十章 喝醉
    那人调侃中带了几分真情实感的惋惜。

    褚炀想到那天因为明娇被陆既寒瞧不起的自己,心里就由一开始的看戏变得不是滋味起来,梗着嗓子说了句:“她可不是什么灰姑娘……”

    披着恶毒后妈皮的灰姑娘还差不多。

    褚炀说着,瞧了眼当时奚落自己“也配”的罪魁祸首,“是吧老陆?”

    陆既寒侧眸睨过来,只扯了下唇又收回视线,显然是懒得理他。

    褚炀:“……”

    他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就快兜不住把明娇老底揭开的时候,一旁的徐夜说了句:“明娇真挺难的。”

    “我听双怡说,她才六岁就被送到了南方的小镇上,宋家也不怎么管她,生活费还是她小姨给的。”

    徐夜和明娇的交集不算多,但是从自家妹妹嘴里听到的明娇,就只有三个词能形容。

    可怜,弱小又无助。

    徐夜还想再说,旁边有人好意提醒道:“老徐,明娇现在是陆彦行的未婚妻,你可别动什么英雄救美的心思,不然弄得太僵大家都不好看。”

    毕竟名花有主,谁替明娇出了头,谁就得成这个圈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

    除非那人是陆家的人……

    徐夜自知这个理,刚下意识转头看向陆既寒,就听那人淡淡笑了声:“别看我,我跟陆彦行不熟。”

    “……”

    手机刚好震动起来,陆既寒漫不经心轻晃了晃酒杯,而后放下:“我去接个电话。”

    律所最近很忙,电话几乎一个接一个。

    才接完了一通,正准备回到宴会厅,另一个就又过来了。

    陆既寒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按下接听时只微微抬了下眼,视线就和里面坐在窗边的女生撞在了一起。

    不偏不倚,看起来很凑巧。

    明娇大概是喝了酒,这会儿眼神都带了几分含糊的勾人,但应该是还能认出他来,少女托着粉腮,嘴角翘起朝他甜甜笑了一下。

    隔着层玻璃窗,陆既寒听不到她的声音,但隐约也能从她张合的红唇上辨出几个字。

    是“小叔好”。

    就这一瞬间,他似乎突然就理解,被迷得晕头转向的陆彦行了。

    陆既寒皱了皱眉,片刻,又缓缓弯唇笑了下。

    明娇心思向来很重,这会儿估计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但很意外地,他一点都不讨厌。

    ……

    明娇不太会喝酒。

    当初刚被宋业廷接回来时,宋家给她办过一个洗尘宴,那晚她只喝了一杯白葡萄酒,就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

    别说这次喝了三杯。

    方玟是铁了心想整她,明娇没法拒绝,也没想拒绝。

    因为刚刚,她在寻找徐夜身影时看到了陆既寒。

    他长得好看,笑起来温和又衿贵,在人群中很显眼。

    至少明娇一眼就注意到了。

    思绪还未回笼,耳边突然有人叫了她一声:“哎呀……我妹妹今天好像喝醉了,恐怕要麻烦你送她回去了。”

    明娇指甲用力掐进手心,酒劲儿醒了大半。

    她听到陌生男声不怀好意地笑了下:“小事小事。”

    这场好戏终于要开始了,

    明娇没有转头,在那个男人伸手来拉她时,趁着还能使得上劲儿,抬起胳膊用力扫了出去。

    下个瞬间,桌子上酒杯餐盘哗啦啦碎了一地。

    明娇在赌。

    赌陆既寒会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