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雨露微甜,那梦的彼岸 > 正文 第一章 这波穿越草率了
    婚礼现场,台上的一对新人,万众瞩目。

    “请问陆先生,您愿意娶您身边这位韩露露小姐为您的妻子,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顺境与逆境、无论健康与疾病,你都会照顾她、爱护她,终身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观众席,看着台上相拥热吻的新郎新娘,季幼歌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她端着红酒,目光未曾从台上离开,口中的酒就好像变质了一样,只剩苦涩。

    她最好的闺蜜嫁给了她深爱多年的陆先生。

    挺好的,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闭上眼,没等婚礼结束,季幼歌起身,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现场,她看不下去了,她怕她会情绪失控跑上去撕了两人。

    打开车门,俯身坐进驾驶室,抹了把泪,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她开了好久好久,直到油快耗尽。她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将车停到路边,机械的开门下车,从后备箱抱出一箱啤酒,直接在路边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果不其然她喝醉了,然后她又迷迷糊糊的往前走,倏地头顶的大树树枝断了,“轰隆!”一声,恭喜她被断枝砸倒了。

    ……

    季幼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或许是周围光线太强的缘故,刺得她根本不能睁开。

    头晕乎乎的,她扯了扯被子,慢慢靠在床头的软垫上,待她适应了这白光时,映入眼底的全是陌生,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铺,陌生...

    目光下移,枕头旁边有只耳朵已经坏了的棕色大熊公仔…大熊怀里抱着一个破旧的小熊…

    这是谁的房间,她为什么在这?她不是在喝酒吗?怎么跑这里睡觉了。

    伸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季幼歌环视四周,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这时,床头柜摆放着的一张全家照吸引了她。

    季幼歌有些好奇,拿起照片琢磨起来,她总觉得照片里最中间的女人有些熟悉。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种熟悉感,这不是抢她男人的韩露露嘛!

    相识两年,季幼歌并不知道韩露露父母长啥样,不过能在全家照中出现,韩露露身旁的大概是她父母。

    既然这样,她是在韩露露的房间,她被关“小黑屋”了。

    没等季幼歌想出个所以然来,一旁的手机亮了,她瞥了眼,屏幕上赫然显示着:2000年6月30日。

    怎么回事?不是2021年吗?

    突然,脑袋痛的像是要爆炸,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袭来,她差点没晕过去,赶忙扶住床沿。

    季幼歌,女,华夏人,17岁,父母双亡,先天性哑巴。

    靠父母留下的大量资产混日子,由于不能说话,她格外自卑,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也就在一小时前服安眠药自尽了。

    原主记忆就这么多,可每多浏览一点,她越是心惊胆战。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来到了一个和蓝星类似的世界,穿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原主身上。

    现在她只是在原主家里…

    细思极恐,季幼歌慌忙跑到洗手间,看着着镜中人…

    季幼歌眨眨眼睛,镜子里的少女也眨眼睛。她抬起手,镜子里的少女也抬起手。

    季幼歌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波穿越草率了呀!

    别问,问就是原主和韩露露长得一模一样,还是不能说话的哑巴,季幼歌一时激动急火攻心了。

    半小时后。

    季幼歌从浴室走出,她接受了现在的新身份,因为她肚子饿了,她要找吃的。

    打开冰箱,什么东西都没有,摸着咕咕乱叫的肚子,只能出去觅食了。

    此刻已经是晚上八点半,有点凉。

    从公寓出来,依照原主的记忆,选了一家味道不错并且还在营业的小饭店。

    小饭店对面是第三人民医院,现在店里依旧还有客人,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季幼歌一进店,老板娘就迎了过来,她的笑容很温暖,且具有冶愈性。

    “小姑娘,要吃点什么?”

    季幼歌大致看了看菜单,上面有病人需要的,也有这个地方的特色小吃美食。

    随即抬起头朝老板娘笑了笑,指了指菜单又指了指自己,怕老板不明白,连忙掏出手机快速打出一行字:

    “老板,我要一份小锅米线,小碗微辣。”

    老板娘明显愣了片刻,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她每天都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季幼歌的难处。

    “好,马上就好,小姑娘坐着等一下。”

    说完,转身进了后厨。

    季幼歌找了处没人的位置坐下,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不由感慨,不能说话真的显得她与周围嘈杂喧闹的世界格格不入啊,难怪原主会患上了抑郁症。

    这时,一个男人坐到了季幼歌对面。

    季幼歌起先没有留意他,是闻到一点香水的气味,应该是古龙香水。

    季幼歌微微抬头,看向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他戴着一顶帽子,穿着蓝色的运动套装,下巴处纹着纹身,怎么看,怎么都有点斯文败类的模样。

    过了会老板娘端着米线放到了餐桌上,季幼歌没再管对面的男人,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男人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季幼歌,可就是这么一眼,他嘴角的弧度慢慢上扬,都快要咧到耳后了。

    女孩低着头,看不清楚眉眼,微卷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

    男人低头往桌子下看了眼,似乎是在确认什么,随后趾高气扬的开口道:“对面的女生,爷看上你了。“

    季幼歌抬起头,嘴巴鼓鼓的,一脸人畜无害,她指了指自己,左右看了看确认是不是在叫她。

    “是叫你,赶紧的,把微信交出来。”男人皱眉睨她。

    季幼歌夹筷子的手一顿,看了男人一眼,第一眼就觉得对面的男人不像好人,说话阴阳怪气的。

    莫名其妙。

    没有理他,继续进行未做完的光荣任务。

    男人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独自坐在那里沉思,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站起身,急匆匆的走出了小饭店。

    经过季幼歌身旁时,有意无意的朝她碗中放了什么东西,俯身说了一句话,没等季幼歌反应过来,一瞬间没了影。

    季幼歌眨眨眼,吸溜了一下,当看清碗中是什么东西,联想起男人说的话,赶忙付了钱,往外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