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雨露微甜,那梦的彼岸 > 正文 第二章 原主竟是小富婆
    冲出小饭店,季幼歌跑到路旁的垃圾桶旁吐的昏天暗地。

    这该死的家伙竟然往她碗里放不可描述的东西,还说她在吃…

    “呕~”

    又是一阵狂吐,季幼歌才觉得好受点,恶心感没那么强烈,她愤怒的踢了垃圾桶一脚,没曾料到踢歪了,正中路灯的灯柱。

    好家伙,疼的她抱头痛哭,引得路人指指点点。

    “这小姑娘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妈妈,这姐姐怎么了。”

    “这位大姐姐可能是肚子饿了,你可不能学她,要将来你就和她一样,翻垃圾桶的东西吃了。”

    …

    最后越说越离谱,就差把她说的一无是处,禽兽不如了。

    季幼歌是那种脸皮特别薄的女孩子,此刻小脸红彤彤的,她待不下去了,羞愤的跑开,她是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

    要是再遇到那家伙,她要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什么人啊这是!

    不知不觉来到自助银行门口,季幼歌临时决定看看原主的小金库有多大。

    原主之前不关心她父母留给她多少遗产,所以季幼歌并不清楚原主卡里是否有钱。

    输入密码,查询余额,当屏幕上显示的一大串数字映入眼帘时,季幼歌被震惊到了,没想到是个小富婆呀。

    取出银行卡掂量几下,无奈的笑了笑。

    可惜原主无福消受了。

    季幼歌站在自助银行的门口,辨别了一下方向,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干嘛,索性转了个身,向着街道往前走。

    季幼歌独自漫步在大街上,走了很久,一直走到她觉得自己脚丫子都泛酸泛疼了,她才随便找了个路边公交车站牌下的长椅,坐在了上面。

    季幼歌昂起头,看着天,她想看看这世界的月亮是否那么圆,可是看了半天,却什么也没看到。

    手指渐渐抚摸过自己的脸,惨然一笑。

    她前世的时候是在大学认识的韩露露的。她和韩露露一个寝室,关系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

    后来在图书馆上季幼歌遇到了温文尔雅的陆凌,两人因一点小误会慢慢走到一起,直到毕业她俩都是成双成对的步入各种场合。

    之后一次大女主戏试镜,他亲昵的牵着韩露露出现在她眼前,起先她走过去质问,他们只是说在炒作,仅此而已。

    当时的季幼歌自然不会想到最后的结局会是这样,她爱了五年的男人转身娶了她最好的闺蜜...

    汪汪汪...

    狗叫声唤回了她的思绪。

    季幼歌抬眸,是只哈士奇挣脱了拴着的链子,在一边跑,一边朝身后的铲屎官骂句二百五...

    季幼歌挺佩服那只哈士奇的,有胆量,不像她活的那么憋屈。

    哎,既来之则安之吧,本来她脑子就不好使,想太多变成小傻子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直到一人一狗消失在视线里,季幼歌方才起身,走到不远处的共享单车停靠处,扫了辆电单车,悠哉悠哉的往公寓赶去。

    季幼歌不知道的是,她身后一辆摩托车和一辆面包车保持着相对的距离紧紧的跟着她。

    或许是等不及了,那辆踏板摩托车加速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季幼歌面前,被拦住去路,季幼歌被迫停下电单车,随后从面包车里冲出三人,迅速围成一个圈,恰好她就在圈里。

    “哟,姑娘一个人呀,要不要陪哥几个兜兜风。”

    “妹子长得真水灵,像小仙女似的。”

    “…”

    季幼歌隐隐约约明白这些人想要做什么,她眼珠子瞟了瞟,估测了一下对手,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要打架她肯定打不过,原主的身体素质很差,她心底难免产生了一抹慌乱。

    她掏出手机想发短信报警,还没来得及解锁,有人上前猛的将手机强行抢走。

    季幼歌见情况不对劲,也顾不了太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脚朝前面两人下盘狠狠踢去,那两人没来得及反应,惨嚎一声,倒地抽搐起来。

    季幼歌捡起手机塞进裤袋里,骑上那辆鬼火摩托车,转动油门嗖的冲出包围圈。

    这时另外两人总算是反应过来,骂骂咧咧的启动面包车向季幼歌追去。

    季幼歌前世学过这种踏板,她现在才能得心应手。往后视镜看了眼,面包车还在后面紧紧跟着,她必须要甩掉,长时间拖下去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突然,前面逆向极速驶来一辆小轿车,季幼歌大惊,急忙打死龙头,往路旁的绿化草坪跳去。

    下一秒,砰的一声,那辆小轿车带着小踏板和后面的面包车来了个对撞。

    季幼歌惊魂未定,额头全是细汗,她在草坪上滚了几圈,脑袋适时撞在石头上,两眼直冒金星,差点直接当场去世。

    这时,一个穿着蓝色运动套装,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走到季幼歌身边蹲下,用手铐把季幼歌反手铐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又见面了,没想到本少爷看上的女人还是挺厉害的嘛,能跑这么远?”

    待视线恢复清明,季幼歌才看到身旁戴着口罩之人,就算脑袋被撞得生疼,还是第一眼就认出眼前之人是小饭店碰到的那人。

    胃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搅动,她强压下恶心感和不适感。

    他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难道他认识原主?难道是他在指使那几个人这么干的?

    手被钳制住,不能动弹,季幼歌只好强行镇定的与男人的目光对视。

    “这位美丽的小姐,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看日出…”

    “或者是陪我共度良宵。”

    男人邪魅的勾起季幼歌的下巴,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

    “我知道你不会说话,可是我不介意的。”他凑到她的脖颈,对着她耳朵呼出一口热气,“我只是想对在小饭店的事说声抱歉,但是你为什么要跑呢。”

    季幼歌想咬他,可是她发现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她咬不到。

    这时,一个路人路过,看到眼前的情况,刚准备报警,“砰!”突然一声枪响,倒在了血泊中,在他的胸口有一个深深的弹孔。

    季幼歌呆呆的看着男人收枪,从没人在她身边死去,而且还是被杀害的。

    她的大脑完全不能思考,只余下的是惊恐。

    她潜意识里拼命的想要让自己回过神来,逃离这里。但是身体却僵坐在原地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