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雨露微甜,那梦的彼岸 > 正文 第三章这人就是个疯子
    男人吹了吹还在冒烟的枪,瞥了眼一旁的小女人,“对待破坏氛围的人,是可以不用留情的哦。”

    大概是怕枪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男人拎起一动不动的季幼歌,往不远处的豪车走去。

    三下五除二把她塞进车里。

    在她额头轻轻一点,男人逐渐笑的变态,找了根绳索把她绑在座椅上,然后才哼着小调走向驾驶室,驱车离开。

    季幼歌歪着头看着这个男人。

    她不解,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那么肆无忌惮,那可是几条人命啊。

    甚至当街绑走还没有成年的她。

    这时男人取下了口罩,叼起了根点燃的烟,还时不时对着季幼歌吐出几朵漂亮的烟圈。

    “这是对你瞎跑的惩罚。”

    季幼歌被呛得咳嗽连连,眼中蓄满了泪水,但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人怎么这样子!

    ...

    男人停下车,将她打横抱起,季幼歌像是受惊的小鸟,剧烈挣扎,男人眉头一皱,力道加大了几分,紧紧箍住了她。

    “再动,你不怕我会杀了你?”

    虽然话里有不确定的因素,但季幼歌想起之前那人倒地的模样,还是被吓得一动不敢动,揪着他衣服的手赶紧松开,乖乖的任由男人抱着,生怕下一秒就一命呜呼了。

    警惕的看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她忽然有点担忧自己的未来…

    “你是有问题想问?”

    季幼歌点点头。

    男人把她放下来,他并不担心她会逃跑,因为她根本跑不掉。

    他面无表情的把一部写字板递到她面前。

    季幼歌将写字板拿了过来,她才她的手机不见了。

    是掉了,还是眼前之人拿走了?那他又是什么时候拿走的?她竟然没有察觉。

    男人双手抱胸,“你整个人都是我的,这点细枝末节可以忽略。”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季幼歌直觉一股羞辱感袭来,她握着写字板的手指隐隐有些发白。扁扁嘴,拿起压感笔写了起来,将写字板举到男人眼前;

    “大叔,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男人脸色黑如锅底,冷冷的盯着季幼歌。

    她叫谁大叔?

    “我真的很老吗?我想听实话。”

    赤裸裸的威胁!

    不过她好像问的不是研究他老不老的问题,而是想搞清楚这人面兽心的家伙把她弄到这荒郊野岭到底想要干什么。

    见男人似乎是要生气了,季幼歌秒怂,毕竟小命要紧,拿起笔飞快在写字板上写写画画起来。

    “不老,就看上去比我大那么一点,10岁左右吧!大叔,你到底是谁?”

    男人盯着手机呆了两秒,似笑非笑的凑近,手指覆在她的唇上,“照这么说,我似乎到了被逼婚的年龄,看来是时候娶媳妇了呢,要是你…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季幼歌后退一步,心想,长得帅的男人,都不是啥好鸟,一个始乱终弃,一个丧心病狂,简直不要太过分!

    吐槽归吐槽,她表面可不敢表现出来,用写字板回复:

    “那个,我弱弱的问一句,你喜欢我什么,我改可以吗。”

    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他扫了眼来电显示,瞅着季幼歌的小脸,诡异的笑了笑,约莫一分钟之后,男人挂断电话。

    “我喜欢活着的你。”

    月亮从乌云中冒出,季幼歌借着昏黄的月光,就看见男人掏出手枪,子弹上膛,对准了她。

    然后男人绅士的朝着季幼歌行了个礼,小丑面具下的笑容逐渐癫狂。

    “哦,美丽的女孩,你不可以改掉这一点。”

    他在原地转了个圈,手指轻轻触碰在季幼歌脸上,随后枪口抵在了她的脑袋。

    “若是改掉的话,虽然我心会痛,但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谁让我这么的贴心呢。”

    季幼歌头皮发麻,强烈的危机感让她一哆嗦,想为自己争取点儿人权。

    咬着下唇,胆战心惊的举起写字板。

    “有话好商量,行吗?”

    男人那双桃花眼扫过这行字,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反手将季幼歌拉到一个深坑旁站定,取下她的发绳,手指在她发间摩挲。

    之后男人打了个响指,他戴上了一张小丑面具,遮住了他脸上挂着的疯魔般的笑容。

    他要让所有人见证接下来轰轰烈烈的一幕。

    顿时四周灯光亮起,同时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音乐。

    一架无人机在上空盘旋,摄像头聚焦对准了地面,直播开启。

    穿着各种服饰的一群人一蹦一跳缓缓从远处走来,他们用各种乐器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最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正不停地朝空中撒着纸花。

    后面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抬着一口棺椁,神色肃穆。

    不多久,这支队伍停在了两人跟前!

    朝着男人虔诚地跪伏在地上,仿若卑微的信徒膜拜至高无上的神灵。

    季幼歌心里发毛,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但直觉告诉她,这像是送葬。

    “哼哼哼~”男人哼起欢快的歌谣,跳起舞蹈。

    那群人也适时的动了起来,四个大汉把季幼歌按棺材盖上,随后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拿出一支注射器,缓步向前。

    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季幼歌意识到了不对劲,她用力挣扎,却发现四个壮汉的力气出奇的大,让她连挣扎都做不到。

    护士服女人将针筒高高举起,而后季幼歌便看到,不知名的液体缓慢的注射到了她的血管里,几乎针头离体的瞬间,季幼歌整个人失去了行动能力,软倒在了地上,差点没掉下那个黑洞洞的深坑之中。

    她只有眼睛能看到以及大脑还可以简单思考。

    大汉将季幼歌拽坐上木制棺木,她就坐在那,看着两个女人拿着鲜红的嫁衣往她身上套,其他人朝她脸上涂涂抹抹!

    一舞完毕,男人换上了喜服,对着无人机优雅的行了个礼,开口,“很高兴大家齐聚一堂,今晚要为大家献上一场华丽的演出。“

    直播间一开启,就有一大群人被强行拉进了直播间。是的,男人在这之前便让人黑掉了各大视频直播软件和一部分人的手机,为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尼玛什么情况,我不是在看小姐姐热舞吗,怎么突然画面一黑就跑这来了!”

    “西内,我裤子都脱了,哪个缺德玩意干的好事。”

    “法克,到底发生了什么!”